• 绯色之伤

    佚名BL腐文人气:1时间:2020-07-14 18:13:02

    第 1 章


      傅红雪正以一种奇异的姿态缓缓移动在长街上,他先迈出左脚,接着右脚才慢慢的拖过去。这种走法不但很慢而且很丑陋。但周围没有一个人嘲笑他。 


      傅红雪手中有刀。


      漆黑的刀,白皙的手。又要有刀在手就没人嘲笑他,不敢,也不会。 


      傅红雪突然停住了脚步,道:“叫叶开出来。”四周起了小小的骚动,一个管家模样的白须老者上前一步道:“叶开不在这儿。”傅红雪神色更冷:“叫叶开出来。”依旧是同样的内容,不过傅红雪已露杀气。


      白须老者还是刚才那副模样,连回答的内容都一样:“叶开不在这儿。”


      “我不想在这儿拔刀。”傅红雪对上老者的眼,道。那是一双充满沧桑的眼,此刻里面满是坚定。


      老者道:“没人逼你拔刀。”


      傅红雪道:“我只杀三种人。”


      老者道:“哦?”


      傅红雪道:“仇人,想杀我的人和逼我拔刀的人。”


      老者道:“我是哪种?”


      傅红雪道:“你哪种都不是,所以我不杀你。”


      老者道:“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傅红雪道:“我不杀你。但我有七十三个法子让你生不如死。”


      傅红雪说道这儿,眼里泛出阴冷的光。他很少这么想杀人,今天却例外。


      “余伯别怕,他不会杀你。”熟悉的声音由身后传来,傅红雪的身体猛然一僵,握住刀的手紧了紧。


      “我会。”傅红雪转身,冷冷的看着坐在树上的少女。


      少女穿着件轻飘飘的月白衫子,雪白的脖子上戴着个金圈圈,金圈圈上还挂着两枚金铃裆,她的手上也戴着个金圈圈,金圈圈上同样挂着两枚金铃裆,风吹过的时候,全身的铃裆就“叮玲玲”的响。


      她是丁灵琳,那个跟着叶开跟到了边塞的丁灵琳。


      傅红雪看见她后眼里燃起了火焰,火焰里有耻辱,愤怒,甚至有些无助。


      丁灵琳幽幽的叹了口气,道:“你不会杀余伯。”


      傅红雪道:“我会。”


      丁灵琳道:“我知道你不会。”  


      傅红雪道:“没有人知道我会不会。”


      丁灵琳突然笑了,眼里尽是快活的神色:“是的,没有人知道,包括你自己。”


      傅红雪沉默的看着丁灵琳没有说话,他知道丁灵琳还要说些什么。


      丁灵琳果然道:“你不杀会余伯,因为他确实不知道叶开在哪里。即使知道,他就算死了也不会告诉你。”   


      傅红雪道:“知道叶开行踪的人不知余伯一个,我可以一直杀,直到找到他。”


      丁灵琳微微张大了嘴,她似乎被傅红雪的话吓到了。


      而事实上她确实被吓到了。 


      丁灵琳道:“叶开欠了你钱?”


      傅红雪道:“没有。”


      丁灵琳道:“那他杀了你朋友?”   


      傅红雪道:“没有。”


      丁灵琳道:“莫非他抢了你女人?”


      傅红雪道:“没有。”


      “那你为什么追着他不放?”说道这儿,丁灵琳痴痴的笑了起来道:“既然这些都没有,那你有什么事情非追着他,难道他污了你身子?”


      这本是句开玩笑的话。但傅红雪竟然对此产生了反映。


      傅红雪全身都在颤抖,漆黑的眼里透出一种灰色的绝望。 

     

      丁灵琳吓了一大跳,她看的出来,傅红雪在控制自己不要拔刀。拔刀便要见血,傅红雪想杀了自己。丁灵琳呀了一声,跳向更高的树枝。她开始后悔帮叶开道这里来了。


      “你到底做了什么,竟然让根木头想杀人。”丁灵琳自言自语,她捂着嘴朝下看了看,这一看差点没让她掉下了树。


      傅红雪倒在了地上,他的全身都在抽搐,嘴里冒出了白色的沫子,只不过左手依然死死握住那把漆黑的刀。刀就是他的命。


      丁灵琳下了树,咬着唇看着倒地的傅红雪,心里已经内疚。


      “该死的叶子。我真想烧了你。”丁灵琳恨声道。


      “烧了我?你舍得烧了我?”低沉的声音由身后传来,丁灵琳不但没有转头反而朝前飞去,她道:“你自己闯的祸自己解决。我没时间陪你玩了。”


      叶开走到傅红雪面前,以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倒在地上的傅红雪,口中喃喃:“我该拿你怎么办。”



    第 2 章


      傅红雪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张大床上。


      蓝色的床面,精致的雕花,浓烈的香气。傅红雪的瞳孔猛的收缩起来,他的左手动了动,空的。傅红雪的左手是空的,傅红雪没有了刀。


      没有刀的傅红雪是一只被拔了牙齿和削掉爪子的豹子,几乎和一只猫相差无几。谁都可以欺负猫,更何况是一只病猫。


      “你醒了。”叶开的声音从门外传入,让傅红雪打了个寒噤。


      “你别进来。”傅红雪道。他的声音里竟然有哀求的成份,一个以刀为命的刀客被人夺了刀不怒反而哀求,这着实是件不可想象的事情,更何况这刀客是傅红雪。刀不离身的傅红雪。


      “我不会进来。”语气里带了苦涩,叶开道:“至少在你同意之前,我都不会进来。”


      “我的刀呢。”握了握手,傅红雪勉强起身,却意外的发现束在四肢上的玄色铁链。这铁链傅红雪很熟悉,当年白花凤曾经告诉过他,如果被玄精铁链锁住但找不到打开铁链的钥匙,就只有砍断被锁住的部分。现在他的四肢都被束住了,傅红雪咬了咬牙。


      “你想吃点什么?”叶开道。


      “我的刀呢。”傅红雪漆黑的眼里透出巨怒,掩盖了那抹恐惧。


      “我去煮粥给你吃吧。”依旧没有回答傅红雪的问题,叶开像是在自言自语。


      但是有时候,不回答也是种回答。


      傅红雪已经明白了叶开的意思。


      “叶开。你到底要怎么样。”傅红雪恨声道。事实上他并不想问这句话,但这种对不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事情的迷茫逼得傅红雪快要发疯。


      “我不知道。”叶开道。 


      “放了我。”傅红雪全身又开始发抖。


      “燕南飞也在找你。”叶开突然叹气道。


      “他找我做什么?”傅红雪觉的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却想不出来。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找我做什么。”叶开道。


      傅红雪听到这句话时猛的打了个激灵。他几乎要忘记是自己要找叶开的了。


      “你想杀了我。”叶开的声音里带了悲哀和一种若有似无的苍凉。


      “没错,我想杀了叶开。可是我并不想杀了你。”傅红雪喃喃道。


      “你什么意思?”叶开的声音有些走调,好像是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燕南飞。我没兴趣再杀你一次。”傅红雪厉声道,冰冷的气质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我就知道。你只对叶开感兴趣。”叶开的声音变了。变成了极有磁性的男声。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从门外走了进来,表情里是柔情似水的微笑。


      傅红雪漆黑眼里的火焰又开始燃烧。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叶开?”燕南飞表情有些扭曲。


      “你如果是叶开丁灵琳会走的那么干脆?你如果是叶开敢站在门外跟我说话?你如果是叶开。你就已经死了。”傅红雪冷冷道。


      “你那么恨叶开,他对你做了什么?”燕南飞愣到。


      “与你无关。”傅红雪想抬起手。却猛地想起四肢的铁链,他的表情僵了僵。


      “是的,与我无关。自从公子羽那件事情后,你的任何事情都与我无关了。”燕南飞注意道了傅红雪的变化,脸上又挂上笑。


      “那你不该出现在这里。最起码不该用叶开的身份。”傅红雪冷笑道。


      “没错,我不该出现在这里。”燕南飞的表情变的极为痛苦,那痛苦里却带着一种奇异的情绪,傅红雪不懂。


      “放了我。”傅红雪道。他不喜欢把一句话重复很多遍。


      “放了你?”燕南飞叹气,两眼里满是疼痛。那疼痛很奇怪,像是极度讨厌这句话,又像是极度喜爱这句话。燕南飞正在为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找借口。


      “你去猎过鹰吗?”燕南飞突然道。


      傅红雪并没有回答,他只是用一种冰凉的目光盯着屋角。


      “我猎过。”仿佛早已知道了傅红雪的反映,燕南飞神色黯然道:“我把一只正在天空翱翔的鹰射下之后关在了笼子里。不出几天它变绝食死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关。倒不如直接杀了。”傅红雪道。


      “不,不,不。其实关住鹰是很容易的。”燕南飞竟然笑了,他将脸轻轻的凑到了傅红雪耳边。


      “容易?”微微偏过头,傅红雪很想把身体缩回床角,但他并不想示弱。


      “是的,非常容易。”燕南飞双手扶上傅红雪的双肩轻声道:“你只要把一只有幼子的鹰关在笼子里,再把它幼子关在旁边。只要它不肯吃食便不给它幼子喂食,那只鹰就会乖乖的听话了。”


      “我不是鹰。”傅红雪第一次产生了恐惧。


      “你不是。”燕南飞道,他的眼里又多了一种情绪。


      “我没有幼子。”傅红雪认出了那种情绪。——欲望。


      “可是你有在乎的人。”燕南飞道,他不想再等了。


      “ 谁?”傅红雪忍不住要一拳打上燕南飞的鼻子。


      “叶开算不算?”燕南飞咧开嘴笑了。他的猎物已经到手。


      “叶开在你这儿?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傅红雪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他想吐。


      “你不会相信我。可是,你会相信丁灵琳。”燕南飞猛的吻上傅红雪紧抿的唇。


      傅红雪全身都僵硬了。但是燕南飞的鼻子依然好好的。


      原因是丁灵琳。那个一直跟着叶开的丁灵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丁灵琳的到来代表了叶开的出现,丁灵琳不常帮别人的忙,但是这次她帮了燕南飞。


      傅红雪开始有些绝望。



    第 3 章


      傅红雪已经接近□的躺在蓝色的大床上。床很软,上面还有阳光的气味,但傅红雪却想吐。


      “你居然为了他不反抗。”眼里全是悲哀,燕南飞修长的手指抚过傅红雪苍白的皮肤。


      傅红雪闭上眼没有回答燕南飞的话,他正在全力忽视那种那让他想杀人的感觉。


      “那好吧。我给过你机会了。”表情突然充满了暴戾,燕南飞快的点了傅红雪十三处大穴,每一处就算燕南飞来解都必须花上段不少的时间,傅红雪已经没有机会。 


      “我爱上你了。”嗜咬着傅红雪的颈项,燕南飞表情极度温柔。他的手指轻轻绕着傅红雪的锁骨,慢慢朝下滑去。


      傅红雪全身硬的如同玄冰。他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但是燕南飞肯定不会给他机会解疑,至少现在不会。他感觉的到燕南飞手指的动作,即使他闭上了眼。


      燕南飞是浪子。浪子的调情手法通常都很厉害。更可悲的是傅红雪不是个没有女人就会死的人,所以他不经常碰女人,可是致命的是傅红雪是个男人,一个健康的男人。他已经有了感觉。 


      “我爱你啊。”耳边是燕南飞的喃喃,傅红雪全身都开始颤抖,他感到那根手指滑向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连他自己都几乎没碰过。


      “不。”傅红雪终于没忍住,他叫出了口。


      他的声音已经因为□变的有些沙哑,不像拒绝反而像勾引。燕南飞笑了,他轻吻上傅红雪睁开的眼。那双漆黑凌厉的眼已经蒙上了水气,里面全是脆弱。燕南飞呻吟一声,他几乎要忍不住了,但他并不想让傅红雪受伤,于是他加快了速度。


      甬道并不如想象中的干涩。燕南飞另一支手抚上了傅红雪的欲望,开始轻轻拨弄,已经有透明的液体渗出。


      “燕南飞,住手!”四肢挣扎起来,铁链相撞发出哗哗的声音,傅红雪感到有个灼热的东西顶住了自己的下身,他挣扎起来。 


      “晚了。”一狠心,燕南飞将欲望送入了傅红雪的身体。很紧,很热,比想象中的还好。


      “啊!”撕裂般的疼痛由股间传来,傅红雪有种自己被劈成两半的感觉。


      “对不起。”额上溢出了汗,燕南飞咬住傅红雪的颈侧开始重新挑逗他的感觉。呼吸又开始急促,傅红雪张大了嘴。


      “我开始了。”燕南飞将身体压了下去。


      “不……”单薄的身体随着燕南飞的律动上下摇摆着,傅红雪仰起了头。很痛苦。不止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傅红雪死死咬住的唇,已经有鲜血渗出。

      燕南飞察觉到了傅红雪的痛苦。

      他停下动作,细细的添着傅红雪的脸颊,身下开始轻轻的扭动。他并不喜欢单方面的欢爱。


      “滚开!!”竟然有了快感。傅红雪惊恐的大叫。他无法想象自己想女人一样在别人身下辗转承欢的样子,那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可怕。


      “我知道你想要。”当欲望撞向一点时,傅红雪的全身都颤抖起来,燕南飞知道自己找到了。于是律动更加凶猛。


      “呼呼。”死死咬着下唇,傅红雪眼光灼灼的盯着燕南飞。他恨他。就如同恨叶开。


      “别咬唇。”注意到了傅红雪的目光,燕南飞几乎要长啸,终于回不去了,傅红雪一定会恨他,但终究是记着他的,就算被他杀了也值得。燕南飞点了傅红雪的麻穴。


      “不,嗯啊…哈。呼呼。”唇再也合不上,里面发出甜腻的呻吟,傅红雪有多个自杀了方法,但是他并不打算用,他要用燕南飞和叶开的鲜血洗净自己的耻辱。


      灼热的液体在甬道里喷涌而出,傅红雪眼前也闪过白光。


      “我爱你。”这句话已经说了第三遍,但燕南飞并不苛求傅红雪记着。

      “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字一顿,傅红雪眸子黝黑。


      “杀了我吧。”身体居然又因为傅红雪的目光有了反应,燕南飞狠心的再次将身体压入,既然早晚梦都会醒,那么就彻底的沉沦一次吧。 

    ——————————分割一把————————————————————————

      丁灵琳回到住所的时候已近半晚。


      她的右手提着一壶十年酿的状元红,唇边是甜蜜的笑。很少有人能让丁灵琳笑的如此甜美,不巧叶开就是其中一个。


      “叶子。我回来了。”丁灵琳推开门,她满脸笑意猛的僵住。


      屋子里没人。明明该躺在床上的那个身影竟然不见了,丁灵琳幽幽的叹了口气。叶开本就不是喜欢逃避的人,自己该明白他的,即使知道,这一去凶多吉少。


      丁灵琳将状元红放在桌上,将自己的身体放在了还沾有叶开气息的床上,静静的闭上了眼。他终于选择了。自己跟了他那么多年,还是没得到他的心。而那个幸运的人——丁灵琳想到这儿冷冷的笑了,那个幸运的人,现在恐怕恨不得杀了叶开吧。


      得不到。就毁掉。 



    4.魂殇


      燕南飞睁开看时发现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傅红雪穿站在床边冷冷的看着他,而他的四肢——竟被那玄精铁链锁在了床头。还真是风水轮流转,燕南飞苦笑。


      “我本来应该在你醒来以前就杀了你的。”傅红雪冷声道。


      “你怎么没杀,难道舍不得?”调笑的声音戛然而止,燕南飞面带苦涩的看着架在自己脖颈上的一支毛笔。燕南飞不怕毛笔,却怕拿毛笔的人。


      “叶开呢。”傅红雪用毛笔在燕南飞的脖颈上划出一条血痕,他没心情再在这里待下去。


      “你怎么解开锁的?”燕南飞奇怪道。


      “有锁就会有钥匙。”傅红雪朝窗外看了眼,道。 

    

      “没错。可是你怎么找到钥匙的?最起码——你不应该知道钥匙在我身上。”燕南飞叹气。


      “人通常会把重要的东西放在身上。自以为这样最安全。”满脸嘲弄,傅红雪冷笑。 ^


      “没错。尤其是我这样自负的人。”燕南飞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现在还不想死,最起码不想死在傅红雪手上。


      “叶开呢。他在哪。说出来我就不杀你。”傅红雪硬声道。他说话通常都很慢,因为他不想说错一个字,他只要说出了口,他就会对他所说的负全责。


      “你不杀我。可是你会让我生不如死。”燕南飞颓废似的闭上了眼,道:“他就在你后。”


      傅红雪的身后是一堵墙。


      墙面非常干净就像刚刚粉刷过一样。


      傅红雪把毛笔又加深了一分。他道:“如果你骗我——。”


      “他没骗你。”熟悉而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傅红雪身体一颤,接着怒火由黑色的眸子燃遍了全身。


      “很好。”傅红雪竟然笑了。他很少笑,除非极为高兴的时候。但是他这时的表情没有一点高兴,反而有些悲痛欲绝。


      “很好。”傅红雪猛地把毛笔朝燕南飞四肢戳去。


      燕南飞已经闭上了眼。最起码没被他杀。一种奇异的安慰由他的胸膛升起充满了整个身体。预期的痛苦没有来临。燕南飞听到了“叮”的一声。他睁开了眼。


      那是一把刀,一把三寸七分长的飞刀。它以一种怪异的姿态没入了燕南飞的手腕下端,离他的手腕只有几厘米。而飞刀的一旁便是断成两段的毛笔。


      “你拦我!”傅红雪恨意更浓,他转身看了眼一脸痛苦的叶开。


      “很好,很好。”傅红雪的身体摇了摇,额上的冷汗已经由眉间滑落,身下的伤口很疼,但比不上心里屈辱的十分之一。 


      “对不起。”叶开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但他竟有些后悔发出那把飞刀。


      “叶开。你杀了我吧。”沉默良久,傅红雪说话了。


      “什么?”叶开大惊,手掌紧紧握住。


      “你杀了我吧,否则就等我杀了你。”傅红雪抬起了头。叶开看见了傅红雪的眼。——眸子漆黑依旧,只不过光已经黯淡,就像一个心已经死去的人,这种深刻的绝望甚至比当初傅红雪到万马堂时还要厉害。


      叶开发现的自己忘记了什么。傅红雪为什么会这么恨他?傅红雪为什么会想杀了燕南飞?傅红雪为什么心死?头脑在尖锐的疼。叶开感觉有温热的液体由手掌流出,他刺破了自己的皮肤。


      头脑疼痛稍微减轻的时候傅红雪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叶开转头望向躺在床上的燕南飞。


      “傅红雪的刀在我这。”燕南飞像是在对叶开述说,但是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他的刀?”叶开开始觉的恐慌,刀不离身的傅红雪没有带走他的刀。


      “傅红雪的心。却在你那。”燕南飞竟然哭了,他呜咽着朝叶开投来恨恨一瞥。


      “他的心……”叶开感到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


      “我恨你!!!叶开!!!”夜色掩盖了燕南飞的嘶叫和眼泪。掩盖了叶开的沉默和痛楚。


      傅红雪的刀是他的命。


      傅红雪的心已经不在他身上。一个没有心也没有命的人。又能

    去哪里?


      或许——只有地狱。 



    5.朝歌镇的瞎子


      朝歌镇是个小镇。人口很少但都很纯朴,似乎和江湖是在没什么关系。

      但是这天朝歌镇来了个奇怪的人。


      一个能看见东西的瞎子。 瞎子却能看见东西?是人都会好奇,更何况小五是个闲人。于是他去找了这个能看见东西的瞎子。


      瞎子很年轻,似乎只有二十几岁,只不过那表情的沧桑却像个八十岁的老翁。

      小五对这个瞎子更加有兴趣。


      “你是个瞎子?”小五站在一旁看着瞎子一点点的搓洗着衣裳。——他本来是没有工作的,但是由于镇民的可怜或者其他,有人给了他一份工作。工钱不多,却足以过日子。 


      “嗯。”瞎子发出轻轻的声音,要不是小五就站在他旁边一定会听漏。 


      “可是你能看见东西。”小五很高兴,他本以为瞎子不会理他。 


      “能看见。”瞎子回答道。


      “既然能看见为什么说自己是瞎子?”小五又有些生气了,他觉的这人是在博取大家同情。


      “能看见东西的人也能是瞎子。就像能跑步的能是跛子一样。”瞎子已经洗好了衣裳,开始拧水。


      “可是——”小五总觉的这话有哪里不对,却想不出个所以然。瞎子穿过小五身边眼神直直的望着前方,好像根本没有看见小五这个人。的确像个瞎子,可是他却看的见东西。


      小五皱了一下眉。


      他以前一直认为上天是公平的,给了你这样却拿走了你那样,但是这句话在瞎子身上却很不适合。因为他刚才才发现瞎子不但是个瞎子,还是个瘸子。


      小五看着将衣裳一件件晾在木杆上的瞎子叹了一口气:“你为什么会到朝歌来?”


      “这里是私人的地方?”瞎子的声音还是那么冷淡,却很好听。

      “不是。”小五愣了愣。


      “那我为什么不能来。”瞎子的衣裳已经洗好,他拿着盆子慢慢的朝远处的小木屋走去。


      小五觉的嘴里有些发苦。他很少会有这种感觉,而他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通常都是自己会倒霉的时候。 “不要跟着我。”瞎子突然停住了脚步,冷冷的说。


      “我没有——。”小五哭笑不得,他站在原地根本没动。


      “我没说你。”瞎子全身都紧绷起来,身上散发出凌厉的气息。


      “少爷。夫人出事了。”果然不是在说小五。从小五身后的一棵几米高的树下跳下一人,是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扎着辫子的女孩子。


      “怎么了。”紧绷的身体稍有缓和,声音却依旧冰的吓人。


      “她——,被人抓回魔教去了。”女孩子咬着唇说道。样子有些像是在撒娇。女孩子撒娇通常很管用,更何况是个漂亮的女孩子。


      小五眼神有些晃动,他想知道瞎子会怎么做。


      瞎子还是瞎子。他一语不发的继续朝木屋走去,没有说一个字。这就是瞎子的答案。


      小姑娘脸色变的惨白:“少爷,你竟然不管夫人?”


      “你是谁?”瞎子突然出了声,却问出一个奇怪的问题。 


      “我是小翠啊。”小姑娘张大的眼里满是疑惑,她听不懂少爷问的话。 瞎子转过身。黝黑的眸子里透出淡淡的寒意,他抬起了左手。瞎子的左手干净,修长。虎口却有着用刀人才有的茧子。


      小五不敢相信如此淡漠瞎子竟然曾经是刀客,在他的眼里刀客都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有着络腮胡子的壮汉。可是瞎子身子这么淡薄。


      小姑娘尖叫起来。她竟然没有看见那本应在少爷左手上的东西。——那把漆黑的刀不见了。她全身颤抖着,眼里开始溢满泪水。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件让她疯狂的事情那就是傅红雪丢了他的刀。


      瞎子就是傅红雪。那个本该在地狱的傅红雪。


      “我不是少爷。你也不是小翠。我不认识你,当然,你也不认识我。”傅红雪慢慢的说,他的表情像经历着什么极为痛苦的事情。的确,要一个人抹杀调自己的过去,的确比杀了他还痛苦。


      “可是,夫人她——。”小翠的眼泪依旧在流,她不常流泪,但一流起来就很难止住。


      “听说江湖上有个名字叫叶开的人,他不但飞刀用的好,而且人也很好。”傅红雪说这句话的表情像个陌生人。


      “我找不到他。”小翠抽噎道。 “你找不到他?那么你或许找的到丁灵琳。”傅红雪的声音越来越低,他似乎已经厌倦了这次谈话。


      “找的到。可是叶开不在丁灵琳身边。”小翠抿唇道。 小五的脚已经在颤抖。他觉的现在的自己像一个误入禁区的人,既痛苦又好奇。他们在谈论江湖上最传奇的人,而自己像个小偷似的在听着。


      “那么你也不应该来找我。”傅红雪继续朝小木屋走去,他现在什么都不愿去考虑。因为他一旦考虑,就会发现自己有许多非做不可的事情,但他的左手已经空了。


      “少爷——。”小翠在哀求。她不知道在这短短的几月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生生的将一匹狼磨成了一只猫。


      傅红雪不再言语。他推开了小木屋的门。 接着,他竟生平第一次有了悔意。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canking@live.com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 2020 电影国王Guowang.TV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

    这是一个弹窗演示,你可以后台设置关闭或修改内容,关闭后今天不在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