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断痕之吻》

    佚名BL腐文人气:0时间:2020-07-14 18:12:28

    1 开始

      我死了,连尸体也腐烂在地里,但你却在笑,笑着我的卑微和绝望——题记。

      他再次来到我的诊所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星期之后的事情了。我看着神色冷漠的他托了托眼镜:“还是没有好转么。”

      “没有。”他淡淡的说,精致的脸上更加苍白了。

      “你,没有劝他到我这里来看看吗?”我皱皱眉,问道。

      “劝了。没用的。”他摩梭着手腕上暗红色的痕迹语气越发不耐烦:“晚上还是那个样子,门锁了也没有用。”

      “他是不是受过什么伤害,比如,是否有人给他造成活人是不能相信的这样的错觉?”我看着他雪白的皮肤上透出的被捏的红的发紫的痕迹有些怜惜的问。

      他听了,沉默片刻,迟疑道:“我,不知道。”

      我有些泄气了。眼前的这个人是我的高中同学,来到我的心理诊所的原因却是他的弟弟——一个有恋尸癖好的少年,这种病症甚至严重到导致他夜半三更偷去医院的太平间。

      他看着我露出的无可奈何的表情,嘴唇又抿了起来:“谦义”他缓缓的叫道。

      “嗯?”我疑惑询问:“怎么了?”

      “去我家里看看他吧。”路西泽的脸上露出近乎绝望的神色:“不能再让他这样下去了,爸妈都吓坏了。”

      我愣了愣:“可他不是排斥医生么?这样不会激起他的逆反心理么?”

      “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路西泽狭长的凤目里射出一种令我有些心惊胆颤的光芒:“没那么多时间了。”

      “嗯——好吧。”沉吟片刻,我答应了。

      “那就下个星期吧。”路西泽站了起来:“到时候我来接你。”

      我点点头,却觉的心里有着不知名的不安。

      路西泽和我当了两年的同桌。在我印象里这个人冷漠异常,只有在我面前才会露出少有的表情。毕业后近两年都没有联系,如今的联系却是因为他弟弟见不得人的怪癖,还真是——我取下眼镜,苦笑着揉揉眼角。

      离开的时候天已经半黑了。我锁上诊所的门朝停车场走去。

      “喵——。”刚踏入寂静的停车场,一声凄厉的猫叫声引起了我的注意,哪里来的猫?我疑惑的转过头,想看清楚发出声音的源头。

      旁晚的停车场已经亮起了昏暗的灯光,深秋的季节却连昆虫的鸣叫也没有,只剩下那一声声近乎凄厉的猫叫。我看着阴影中突然有些害怕了,猛地倒退了一步,却瞬间觉的自己踩上了什么柔软滑腻的东西——“啊!!”我转过身,惊恐的看见一个脸色苍白的少年抱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朝我冰冷的笑着,而我踩到的,明明就是那具尸体破碎的手掌。

      “咯咯咯咯咯。”他看着一脸惊恐的我发出刺耳的尖笑:“你就是乔谦义?”

      我突然明白了少年的身份:“你,你是路西尧?”他的笑声停住了。

      “你知道我哥哥吧?”见我点破了他的身份,路西尧惨白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个满意的神情:“他就是来找的你?”

      “你不是跟着他来的么。”我推推眼镜淡淡道,既然是人,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我没病。”他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你知道的吧,我没病。”

      什么意思?我皱了皱眉:“你可以起来么?这里不方便讲话。

      路西尧不说话了,他的眼神一下子冷了下来:“你不知道?”

      我有些莫名其妙了:“我不知道什么?”

      “你不知道我没有疯!!!!”不知为何,他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抱起那具破碎的尸体便朝外狂奔而去。

      “等等——。”我正准备去追,却被一只手拉住了。

    “算了吧。”低沉暗淡的声音传来,我诧异的发现路西泽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身后,表情阴沉:“我派人在外面堵他了。”

      “你,还没走?”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路西泽闻言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只是想看看,他这么小心的留下来,到底是想对你说点什么。”

      “你——。”听了这句话,我竟觉的路西泽对他弟弟的态度有些怪怪的。

      “他总是给家里惹麻烦。”似乎也看出了我的诧异,路西泽眼神冷漠的扫了眼地上的血迹:“每次都是这样。”

      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两兄弟的关系,着实让人费解,在不知道具体情况的时候还是什么都别说比较好

      “既然都这样了,那趁这个机会去我家看看吧。”路西泽优雅的招招手,吩咐身后站着的人:“把血迹处理一下。”

      我默然的站着,用手托了托眼镜。 



    2病人

      路西泽的家处在郊外的一幢别墅里,门卫森严的样子让我开始疑惑他家的职业到底是什么。

      “进来吧。”恢复了那冷漠的表情,路西泽推开了厚重的大门。

      我看着隐匿一片黑暗中的入口竟有些迟疑——内心隐约在叫嚣:别进去,别进去,进去会毁了你。

      “怎么了?”路西泽偏过头问了一句,或许是错觉,我居然看到他狭长的丹凤眼里透出一种深蓝色的光,就像一个饿了十几天却突然看到食物的野兽。f9e89

      “没,没事。”我暗叹自己太过敏感了。

      “呵。”低笑一声,路西泽打开了客厅的灯——惨白的灯光笼罩着暖色调的客厅,脚步踏在木制地板上发出塔塔的清脆声,一切都显得那么空荡和寂寞,甚至,透出一丝丝死气,我觉的心里非常不舒服。

      “为什么家里不请佣人?”我轻声问。

      “不喜欢有人进我的屋子。”路西子唇角微带笑意:“如果可以,我连门外的保镖也不想要。”

      我苦涩的咧着嘴角,一时间有些后悔参合进来。

      “这么晚了,你先休息吧,明天再和你详细说。”路西泽领着我走上二楼推开一扇房门:“你就先住这里吧。”

      “嗯——好的。”我答应了声,走进了房间。非常干净,无论是梳妆台,壁灯还是阳台都显得一尘不染。我托托眼镜:“那我先休息了。”

      “好的。”路西泽露出一个近乎无的笑容:“做个好梦。”

      我看着他艳丽的面容,就那么愣住了。

      XXXXXXXXXX

      在今天之前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认床,在那张大床上辗转反侧近一个小时后我终于忍不住坐了起来

      就在坐起来的那一刻我才发现,屋内居然有一块落地的穿衣镜,就立在床对面,奇怪——我嘀咕,刚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摸索到放在床头柜上的眼镜,我直直望向了镜中的自己。

      清澈的镜面里反射出一个表情略微气恼的男子,白色的衬衫解开了上面几颗扣子,露出蜜色的胸膛和结实的肌理,头发凌乱,微眯的眼里居然透出一丝丝性感——我猛然清醒,妈的居然对着自己的样子发情。

      不过,镜中人的模样,为什么会让我觉的有点陌生呢?

      “咯咯咯咯咯。”突然,一阵类似于小孩子笑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谁在那?我将扣子扣好,迅速的下了床。

      “有人么?”推开了门,看到的却是空无一人的走廊:“谁?”我向前走了两步,忽的觉的背后发凉,悠长昏暗的走廊上灯光隐隐约约,在我前方似乎隐匿着什么不可靠近的东西。

      “谁?”我想退回房间,却惊讶的发现门被锁上了。

      “咯咯咯咯咯咯咯。”刺耳的笑声再次响起,我张大了嘴,居然看见前方站起一个脸色惨白的少年——妈的——:“路西尧。



    溢出 

     醒来的时候已经近11点了,我勉强坐起来,感到全身都像散架了一样,能和西泽在一起我非常高兴,但——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揉了揉头,却一时也没想起来。

      “你醒了?”西泽像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嗯。”我应道。

      “给你准备了早餐。”路西泽宠溺的笑着:“一起来吃吧。”

      看着路西泽的笑容,我终于想起了是什么地方不对。目的,目的错了,来路西泽的家里不就是为了他那个有恋尸癖的弟弟,可现在他却一点都没有提到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西泽。”我疑惑的开了口:“你弟弟——。”

      “先吃饭吧,边吃我们边谈。”路西泽淡淡的打断了我的话,转身就那么离开了。

      我沉默的看着路西泽的背影,心中却越发不安起来。

      说是早餐却比午餐还丰盛了,我嚼着粘稠的粥,抬头看了一眼路西泽。

      “其实他三年前就有这个毛病了。”路西泽漫不经心的摩挲着牛奶杯:“但最近却越来越严重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呢。”我咽下粥,问道。

      “一开始是发现他离我越来越生疏,而且脾气也变得很暴躁,经常莫名其妙的失踪。”路西泽苦笑了一下:“本以为他青春期到了,也没怎么在意,结果后来有一天居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在太平间里发现昏睡的他,这才发觉不对头。”

      “你是怎么处理的?”我皱了下眉:“初期应该不会很严重的啊。”

      “不是初期了。”路西泽淡淡道:“我后来才知道,在我发现之前,他就已经这样持续了很久了,只不过,一直瞒着我而已,现在被发现了,倒也好,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

      “西泽。”我截断了他后面要说的话:“你觉的你和你弟弟的感情怎么样?”

      路西泽眼神一下子暗淡下来:“我记得以前我们感情很好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我——。”

      “你怎么样?”我追问。

      “我越来越讨厌他。”波澜不惊的说出让我惊讶的话,路西泽苦涩的笑了:“可怕吧?”

      我眉头又皱了起来。路西泽讨厌他的弟弟?是因为他恋尸的缘故么?可他弟弟恋尸肯定是有原因的,那个原因又是什么呢?或许——,一切的源头只能从这个问题查起。

      “我想和你弟弟谈谈。”我慎重的开了口。

      “好的。”路西泽并没有露出惊讶的神情,他点点头,目光却有些游离起来。

      对路西泽的弟弟路西尧的映像仅限于两次被他吓到的经历——,一个苍白,淡薄,略带神经质的少年,然而在他身上我却并没有看到一个精神疾病患者特有的情感波动,看上去,他并不像路西泽所说的那么严重。

      路西尧坐在我的对面,低着头,缴着手指。

      “你一直想告诉我什么。”我用手托着下颚,盯着他。

      “你不会相信的。”路西尧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重复了一遍:“你不会相信的。”

      我平静的看着他:“你说了,我可能不会相信,你不说,我肯定不会相信。”

      “恋尸。”路西尧笑着:“我恋尸的原因是因为我爱着我哥哥啊。”

      我木了,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路西尧疯狂的大笑着:“可是他恨我!!!!!他因为你恨我!!!!!”

      我还是没明白他的意思,却被他近乎崩溃的模样吓到了。

      “你不明白。”路西尧猛地却平静下来:“你永远都不会明白,因为,在你明白的时候——。”

      “西尧。”冷冷的声音里透出厌恶,路西泽推开门走里进来:“别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不会。”路西尧脸色苍白的不像样子:“哥,我不会。”

      路西泽抓住我的手腕硬是将我拉出了房间。

      “西泽你。”我觉的自己的手仿佛被铁链桎梏着,路西泽的表情阴森的吓人。

      “让他换个医生。”他慢慢转过头,那双眼睛里透出一种幽寂的光芒:“我让他换个医生吧。”

      我张大了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真相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

      我始终呆在路西泽的屋子里,每当想出去就会被外面的保镖拦住。

    是软禁?是软禁。我不止一次问过路西泽他到底想干什么,路西泽拒绝回答,他只会紧紧的拥住我,在我耳边重复一遍又一遍:“你是我的,我为你而活。”每到这时我就会软了心肠,抚慰似地亲吻他的脸颊。

      但是,这太不正常了。没错——,被软禁的结果是我越来越嗜睡,每天几乎有大半时间都沉浸在睡梦中——还有那些光怪陆离的梦,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吱嘎”门开了,略带风尘的路西泽走了进来。

      “睡醒了么。”坐在床边,他抚摸着我的背柔声问。

      “我想出去。”我皱着眉,又一次提出了要求。

      路西泽这次却没有抱我,他的眼神变得诡异无比:“快了,很快你就可以出去了——我不会再拦着你。”

      我想说什么,却觉的睡意再次涌上来。

      “睡吧,睡吧。”温柔的呢喃是情人在耳边的低语,我闭上了眼。

      就这么睡去了——梦里是黑色的。有声音,少年的哭泣,少妇的尖叫和男人的嘶吼,接着是叫声:“哥,哥——。”凄凉的语气好像遇到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原谅我,哥——原谅我啊——。”窒息般的情感汹涌而至,我只知道自己很难过——难过的快要死去。

      “醒醒——。”感到自己被猛烈的摇晃,我迷蒙的睁开眼:“嗯?”

      “是我.。”唤醒我的人表情有些焦急:“快醒醒,时间不多了!”

      路西尧?我揉了揉眼角,迷蒙的望着他:“怎么了?”

      “快跟我来,等会保镖醒了就走不了了。”他继续摇晃着我,大叫道。

      “走?”我终于清醒了:“路西尧你在说什么?”

      “你难道不想离开这里?!”他眉目间充满了焦急:“快来!!!”

      我慌乱的穿好衣服被路西尧拉着跑出了屋子,却隐约觉的身后似乎被尖锐的视线刺穿了。

      到底怎么了?

      XXXXXXXXXXXXXXXXXXX。

      不知道跑了多久。路西尧终于在一幢破旧的公寓前停住了脚步。

      “来吧。”路西尧没有回答我的话,他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公寓:“我告诉你真相。”

      我扯动嘴角,一时间竟有些不想知道真相,因为,所谓的真相,向来比较残酷。

      “我来告诉你吧。”路西尧笑的苍白:“我爱我的哥哥。”

      “嗯?爱?”我疑惑的挑眉。

      “不是兄弟之爱,是,男女之爱。”路西尧淡淡道:“就像你爱我哥的那种感情。”

      我语塞。

      “但是他喜欢你。”路西尧没有血色的嘴唇慢慢开合:“十年前我就知道他喜欢你。你没有看到,当那时的他接受你表白后回家的表情,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我哥是不会开怀大笑的。”

      我抬起头继续听着,没有答话。

      “他很高兴,非常高兴,原本想第二天给你一个惊喜,但是,他却没有这个机会了,我哥在第二天的早晨为了推开险些被货车撞到的我,不幸出了车祸,他,成了植物人。”路西尧露出一个近似无的笑容:“那段日子或许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了,可以每天看着最爱的人的睡颜,不用担心他会离开,但是,我知道这样的日子不会很久,因为我太了解我哥了,他那样的人,不是会允许自己就这么躺一辈子的,果然,几年后,他醒了。”

      醒了?我心中一惊,那股不安的情绪终于涌动起来——。

      “我理所当然的高兴,但是,却发现——。”路西尧脸色白的像纸一样:“他已经死了。”

      “什么?”我惊讶的看着他,头脑没有反应过来。

      “他死了。”路西尧冷冷的说:“没有心跳,没有脉搏,没有一个活人应该有的一切特征,你知道哥哥身上那些红斑是什么么?”

      我全身发冷,不可抑制的抖动起来:“那些不是你抓出来的么!!!”

      “不,我告诉你吧,那些痕迹,是尸斑。”路西尧淡淡道:“这些也是我后来才发现的。”

      “我恋尸,只因为我爱我哥。”路西尧脸颊上渐渐挂满了泪水,他呜咽着:“我不能怕他——可他恨我,他忘记了自己死的原因,可没有忘记恨我!!!他依然记着你——念着你——所以,他才会想——。”

      “想怎么样。”我木然的反问。

      “想把你变成和我一样的生物,我们永远在一起啊。”温柔的话语带着冰凉的气息在我耳边出现,我僵硬的转过头,看见路西泽用迷恋的眼神看着我:“不好么?”

      我明白了,路西泽的囚禁,我的嗜睡,而那些怪梦——明明就是路西泽自己的感受。

      “你怕了。”路西泽缓缓坐下将我的手按在他的胸口,那里冰凉一片没有丝毫起伏:“我为你而活,任何人都可以怕,唯独你不可以。”

      我迷蒙的摇着头,觉的头开始昏沉沉的。

      “当我知道你的职业是心理医生的时候就明白这是天意,开始利用路西尧和你接触,后来我不想那么快吓到你,就阻止他告诉你真相,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即使知道了,你也是逃不掉的——哈哈哈哈哈,谦义,我们终于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眼前一片黑暗,我陷入了无尽的梦魇。

      XXXXXXXXXXXXXXX。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醒来后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和路西泽甜蜜的笑容,我将手按在自己的胸口,那里,冰冷一片,再也不会有任何的温度,不过,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不是么?我笑了。

      END。

    作者有话要说:

    执念是个很可怕的东西。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canking@live.com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 2020 电影国王Guowang.TV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

    这是一个弹窗演示,你可以后台设置关闭或修改内容,关闭后今天不在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