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好做彼此的人渣呢》

    佚名BL腐文人气:2时间:2020-07-14 18:28:58

    小说下载尽在http://bbs.txtnovel.com---书香门第【枯叶难烧】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说好做彼此的人渣呢

    作者:西子绪

    谢知味上辈子是个人渣,这辈子还立志继续渣下去。


    然而渣着渣着却发现,居然有人比他还要渣。


    谢知味:“谢蛟你放过我行不行?”


    谢蛟:“呵呵”——每一个呵呵的后面,都有一万个狂奔的渣攻。


    总结:这是个把爱自己的人给作死,被自己爱的人给弄死的渣,重生之后发现哪里都不对劲的故事。



    内容标签:重生 虐恋情深 边缘恋歌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知味,谢蛟 ┃ 配角:无 ┃ 其它:小黑屋

    ==================


    编辑评价:  

            被爱人亲手杀死的谢知味,重生之后本以为自己会报仇雪恨,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然而当他和前世的杀死他的爱人想见识,却发现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他的爱人居然也再次重生,并且掌控了全局。是正面对抗,还是软弱逃脱,艰难的选择再次摆在了谢知味的面前,以后的生活将如何进行…… 

            本文语言精练,描写生动,作者用简介的话语描写出了灵动的人物形象和丰满的故事内容,一字一句皆是玄机,在不知不觉之间揭露出一个又一个让人惊愕却又无比合理的真相。全文剧情高潮迭起,悬念百出,让读者在不知不觉就沉迷在文字的魅力之中,不由自主的跟着主角偿遍重生后的酸甜苦辣。


    ☆、初始的重生


      谢知味这辈子对不起的人数都数不清,对得起的人却只有一个。

      而现在,这个他唯一对得起的人用枪指着他,声嘶力竭的哭喊:“谢知味,你怎么不去死?你去死啊,要是没有你该多好?要是没有你该多好??”

      没有我?谢知味沉默的看着面前拿着枪颤抖着,脸色惨白的男人,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你,谢家就是我一个人的。”谢知味的大哥,谢蛟的食指微微扣动扳机:“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你?为什么?为什么!!!”

      谢知味还是没说话,他有些疑惑的凝视着面前这个崩溃的男人,突然开始好奇到底是什么迷了自己的心窍,让他居然一心一意的对这个男人好。

      “许之山已经死了,现在可没有别的人来帮你挡抢了。”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谢蛟发出尖利的让人觉的刺耳的声音:“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谢知味依旧沉默着,气氛也越发的凝滞,直到谢蛟似乎快要坚持不住扣下扳机时,谢知味才缓声道:“哥,你保险栓没打开。”

      “……”谢蛟。

      “你看你。”谢知味站起来,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一些的男人,可是无论是从气势亦或者眼神上,都是谢蛟被完全的压倒了:“被我保护的太好,连枪都不知道怎么用……要是我死了,你怎么办?”

      “……”谢蛟的瞳孔猛的收缩,嘴唇和拿枪的手都哆嗦的十分厉害。

      “你真的让我觉的很失望。”谢家人,都是狠心的角色,唯独谢蛟这个异类——说好听点叫温和,说难听点叫懦弱,谢知味摇着头,表情冷漠的像个冰铸成的雕像,偏偏眼神里是满满嘲讽:“你难道觉的我死了,你就能继承谢家?”

      “……你去死!!!”谢蛟似乎已经被逼到绝望的边缘了,他竟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捅进了谢知味的胸膛。

      谢知味没料到这一切的发生,他甚至都不能想象谢蛟居然真的可以伤害他,兔子急了的确是可以咬人,但是任谁也不会想到,居然是这么狠的一口。

      “哥……”谢知味的身体慢慢软到了下去,他趴在地上,感受着自己的身体逐渐变凉,口中轻轻的喃喃:“我喜欢你啊……”

      不过这种喜欢,没有也罢。

      谢蛟绝望的哭声犹如藤蔓一般将谢知味的灵魂死死的包裹起来,在死去的那一刹那,谢知味才明白过来,他喜欢的或许不是谢蛟而是“喜欢上谢蛟的自己”。

      他们家族果然都是薄情人。

      然而这就是故事的结尾了么?不,这其实……只是个开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谢知味醒过来的时候以为自己是在医院。

      被谢蛟一刀捅进了心脏,谢知味本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可是他却醒过来了,而且醒来之后发现身体没有丝毫的不适感。

      蓝色的天花板是那样的熟悉,谢知味环顾四周之后,便愣住了。

      这房间的摆设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里曾经是他的卧室,陌生的却是他已经很多年没有住在这里过了。

      水蓝色的天花板和咖啡色的窗帘,还有棕色的地板,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谢知味,似乎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而门后的那面穿衣镜,直接告诉了谢知味答案。

      镜子里的人是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黑色的头发略长,穿着一件白色带着小圆点的睡衣,没有戴过眼镜的眼睛是一双标准的猫眼,圆圆亮亮,看起来十分的无害。

      “……”谢知味一时间语塞,只是伸出自己颤抖的手抚上了镜中的自己,然后,缓缓的将额头抵上了冰冷的镜面。

      二十年前,当谢知味十八岁,当他还没有进入谢家,当他还没有遇到那几个让他改变命运的人,这次重生,是上帝给他的礼物么?

      谢知味是个私生子。谢家家大业大,原本由不到他个私生子登堂入室,可惜的是,他的父亲谢安子嗣单薄,大儿子谢蛟又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谢蛟,谢蛟,听这名字就知道谢家对他寄予厚望,龙这个字太大,需要避些忌讳,所以选了与之可相媲美的蛟字。

      然而谢蛟并没有干出什么对得起他这个名字的事来。

      平庸,甚至于愚蠢,都是他这个大哥身上的特质。谁也无法想象,从小生活在谢家的他,居然连枪也没用过。

      无数次的失败让谢安彻底对谢蛟失望,最终将注意力放到了谢知味身上。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上一辈子的谢知味像是被山魅迷了心窍,居然为了谢蛟付出了那么多,甚至于到最后被谢蛟一刀刺进了心脏。现在看来,怎么都不符合谢知味的价值观。

      “欠别人的,别人欠我的。”谢知味轻声的自言自语:“我都要还回去——拿回来。”

      十八岁,还没有进入谢家的谢知味还在上高中。

      虽然是个私生子,但是在生活用度上谢安十分的大方,光是在A城市区就给他们母子买了两套房子,而谢知味的母亲林茹云更是过在一种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的生活状态里。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是幸福的。

      吃的饱,穿得暖,不用为生计苦恼,已经比世界上大多数人过的好了。

      可是人心就是这么不满足的东西,你得到了金子,却还想要金矿。

      林茹云不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她也很有自知之明,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谢安身边待那么多年的原因。

      谢安的原配是个法国女人,是商业联姻的结果,自从生下谢蛟之后就常年不在国内,对谢安的感情十分淡薄,而这,也是为什么最后谢安选择了谢知味。

      “知味,你怎么还没去上学。”林茹云起床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了,她打着哈欠,脸上敷着面膜,走进客厅里居被坐在沙发上的谢知味吓了一大跳:“都十点了。”

      “我今天不舒服。”谢知味同母亲的感情说不上太深,上辈子去谢家之后,他就很少同林茹云有联系了,只是偶尔会在过节的时候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而已。

      “哪里不舒服?”林茹云伸出手摸了摸谢知味的额头:“没发烧啊……”

      “……没事,只是有点头晕。”谢知味依旧低着头。

      “不舒服就别去上课了,在家里休息一天吧。”林茹云见谢蛟没什么大问题,就转身回卧室了。

      谢知味看着林茹云的背影,还是没叫出那一声“妈”。

      回到了二十年前,原本应该熟悉的人,却陌生的可怕。                        

     


    ☆、失踪的人


      谢知味这个人,说好听点叫性情凉薄,说难听点,就是个人渣。

      当年许之山为他死去时,谢知味的确有悲痛过,可是当他查清楚导致许之山死去的罪魁祸首是谢蛟的时候,他十分坦然的选择了沉默和包庇。

      对于在乎的人,谢知味可以给他整个世界,对于不那么在乎的人,谢知味的表现就完全可以让人心凉了。

      许之山死后,他的好友便指着谢知味的鼻子骂过,说他狠毒,薄情,没有人性。谢知味听着,只当是一阵风从耳边刮过,他笑眯眯的看着许之山的好友,直到把那人看的毛骨悚然的停下了咒骂。

      “我的确是个人渣,这件事不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谢知味用这句话作为了他们对话的结束语。

      谢家人都是人渣,只不过渣的程度不一样而已。

      若说谢蛟是个伪君子,那么谢知味就是个真小人。

      重生的时间春意正浓的四月,谢知味正好读高二,暂时还处于人生中最纯真的那段日子。一年后的这个月,他的父亲就会将即将高三毕业的他接回谢家,然后开始那段谢知味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日子。

      春日的阳光正好,雪白的柳絮随着微风漂浮在空气中,谢知味穿着校服,背着书包,走在马路边上。

      学校离家并不远,十几分钟的路程便到了,只不过等谢知味慢悠悠的走到了学校,上午的课程早就上完了。

      学生们有的回家,有的回宿舍,教室里只剩下稀稀落落几个趴在桌子上午休的人。

      谢知味眼睛在教室里扫寻片刻,凭着记忆力模糊的找出了属于自己的座位。他走过去,把书包艰难的塞进了已经很满的抽屉里。

      “谢知味,你怎么上午没来?”少年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谢知味抬起头,越过厚厚的书堆看到了发声的人。

      很陌生的长相,谢知味思考了片刻也没能想出眼前这人的名字,于是他是含糊的应了一句:“……身体不太舒服。”

      “哦,你可得小心点啊。”少年的手里拿着个洗干净的饭盒,一边说一边走到了谢知味身后,坐了下去:“最近流行流感,得上了得去医院住好几天,多浪费时间啊……”

      记得高二的时候……他已经和许之山认识了吧?少年的话让谢知味想起了某些已经快要遗忘的琐事,他无意识的翻着面前的教科书,脑子里开始回想关于许之山的记忆。

      许之山同谢知味一样没有父亲,只不过他的父亲是因为小三抛弃妻子,而他的母亲,则痛快的选择了离婚。

      比谢知味幸运的是,许之山有个爱他的母亲,只不过上天总是爱在你绝望的时候再踩你一脚,就在高三上半学期,许之山的母亲在下班途中遭遇车祸,因为肇事司机逃逸耽误了救治时间,送到医院不久便去世了。

      谢知味当时还没有去谢家,可是却依旧帮不上什么帮,他看着许之山痛哭,看着他为他的母亲举办葬礼,看着那个人从脆弱的男孩一点点的变成坚强的男人。

      那么现在呢?现在重生的他是不是可以改变些什么?谢知味这么想着,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许之山的班级就在他们班楼下,走几步就到了,而且他记得许之山午休从来都是在教室里趴着睡的。

      然而当谢知味走到了楼下许之山所在的教室,站在门口扫视了教室的每个角落都没能看到许之山的身影。

      “同学……”正好这时有个女生从门口进去,谢知味急忙叫道:“许之山在吗?”

      “谁?”被谢知味叫道的女生扭过头来一脸茫然:“你找谁?”

      “许之山。”谢知味重复了一遍。

      “许之山?”女生认真的想了想,居然摇了摇头:“你是不是记错了,我们班没这个人啊。”

      “什么?没这个人?”谢知味一愣:“不对啊……你们班学号三十二号的是谁?”

      “……反正不是许之山。”女生听了这句话更加确信谢知味找错人了:“你肯定记错了,这里是六班。”说完,便进教室去了,留下谢知味一个人呆在原地。

      六班三十二号,谢知味不能把这些记得更清楚了,可是现在却告诉他许之山不在这里……谢知味一时间有些懵了。

      “难道我只是做了个噩梦?”关于谢家,关于死亡,都是自己的臆想?谢知味这么想着,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可是若说那些都是臆想,未免太真实了些吧?!

      就在这时,谢知味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转身匆匆忙忙的又下了一层楼,这次是跑到了十七班门口。

      “谭萧!谭萧!”在十七班的教室里看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人,谢知味开口叫道。

      “怎么了?”谭萧被激动的谢知味吓了一跳,面带疑惑的走了过来:“谢知味,你什么事儿?”

      “你知道许之山这个人么?”谢知味问道。

      “许之山?谁?”然而接下来谭萧的话让谢知味的心凉了一大半:“没听说过啊,你怎么了,这幅表情?”

      “你真的不认识许之山?”谢知味之所以来问谭萧,是因为谭萧是他和许之山在高中唯一一个共同的朋友,但现在谭萧却一脸疑惑的问他许之山是谁……难道,那些真的只是个荒诞的梦?

      “不认识。”谭萧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对了。”谢知味忽的又想起了什么,开口确认:“你是不是在准备出国?”

      “哎,你怎么知道的?”谭萧惊讶道:“我妈前几天才跟我说的呢……”

      “是去澳洲对吧?”谢知味继续问。

      “对啊,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谭萧以为谢知味是觉的他不够义气,拿这事儿瞒着他们,所以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准备定下来了再告诉你呢。”

      谭萧的确是要出国!这就证明了那些不是他的臆想,可是既然这样,为什么原本应该陪伴他二十年的许之山却变成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谢知味嘴巴有些发苦,跟谭萧告别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班上。

      如果不能确定哪些是肯定存在的,哪些是已经不存在的,那么他这次重生有什么意义呢?谢知味托着下巴,玩着手上的铅笔,最终也没能想出个合理的答案来。

      高中的课程让谢知味觉的陌生,原本熟记的知识却变成了水中看花,朦朦胧胧的。若说谢知味平日里成绩不怎么样,那倒还可以蒙混过去,但他高中的时候成绩在年级上名列前茅,每次考试几乎都不会跌出前十名。

      然而以现在的状态来看,谢知味不考个倒数就谢天谢地了。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谢知味发现重生后的他的记忆力变得非常的强悍,下午随便翻翻的课本,都能完完全全的记在脑子里。

      如果现在的轨迹按照前世那样发展,谢知味即使学的再努力也没用——谢家没给他上大学的时间和耐心。

      然而许之山的变数却让谢知味不敢托大,他甚至在心中隐隐约约的冒出了一种十分不妙的预感——蝴蝶效应的威力是巨大的,即使只是少了一个人,可未来的变化,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从这一点上看来,谢知味的确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

      没有了许之山,谢知味放学的时候也变成了一个人。

      高二晚自习下课已经是九点半,谢知味知道他妈肯定没回家,所以在外面吃了夜宵才慢慢悠悠的往家里走去。

      高中学校门口倒是有不少小吃,面、麻辣烫、煎饼果子,谢知味吃了点饺子,又去超市里买了些零食,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半了。

      “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林茹云居然奇迹般的在家,不但在家,看起来心情还很不错。

      “哦,去买了点东西。”谢知味应了一句。

      “谢安明天要过来。”林茹云的好心情果然是有原因的,她笑眯眯的看着谢知味:“跟你老师说一下,晚自习请个假,晚饭回来吃啊。”

      “好。”谢知味只有在谢安在这里的时候才叫他一声爸——还是为了讨他欢心,平日里,他们母子两个都是直呼那个男人的名字。

      “想要什么就跟他说,小孩子嘛,撒个娇总是能成的。”林茹云还在碎碎叨叨:“我家颗颗最聪明了。”

      颗颗是谢知味的小名,林茹云已经很久没叫过了。

      “嗯。”谢知味冷淡的应了声,没再和林茹云多说什么就回了房间。

      平时林茹云很少和他说话,只有再谢安要来的时候,才会和他说上两句。

      可惜到了这时,却变成了谢知味不愿再多说。                        



    ☆、谢安的来到


      人的价值观真的是种很微妙的东西。有的女人一生都在为自己应得的权力做斗争,而有的却只求物欲上的满足。

      谢知味不想评价林茹云的价值观,因为那个女人再怎么样也是他的母亲,况且——他自己的价值观也是不怎么值得称道的。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要走,既然选择了,就算头破血流也得走下去。

      谢安来他们家的时间少的可怜,每次林茹云和他见面,都是在家以外的地方,他似乎并不怎么愿意看见谢知味这个儿子,而这,也是谢知味对他没什么感情的原因。

      一个一年来见不到几次的父亲,存在感甚至不如一起上课的同学。不过即便如此,谢知味还是不敢轻慢,他隐约的记得,这一年里谢安来他们家的次数会增加,而在一年后,则会提出将他接回谢家的要求。

      糖醋排骨、青椒肉丝、松鼠鱼、日本豆腐,全是些酸甜口味的菜,不沾一点辛辣,完全符合谢安的口味。

      林茹云少有的亲自下了厨,围着围裙,化着淡妆,不知道的人看去,还真会以为她是个贤妻良母。

      谢安来的很慢,直到所有的菜几乎做好了,谢知味盛好饭,还过了二十多分钟,门口的门铃才响了起来。

      “知味,快去开门。”林茹云身上还穿着围裙——虽然谢安来的的太慢,但这并不影响想让他看到她洗手做汤羹的模样。

      “好。”谢知味走到门口,一打开门就看到了穿着一身西装的谢安。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让你爸进来。”林茹云叫道。

      “爸,进来吧。”说实话,叫一个近乎于陌生的男人“爸”是件非常别扭的事,不过谢知味叫的非常的坦然,甚至于带着一点点激动——如果许之山在这里,一定会夸他的演技又有长进了。

      谢安笑着点了点头,换了拖鞋后就坐到了桌子旁。

      “老谢,你先坐着,我锅里还有个汤。”林茹云笑眯眯道:“颗颗,快陪你爸爸聊聊。”

      谢知味乖巧的点了点头。

      “颗颗,你读高二了对吧?”如果是不认识谢安的人,看见他一脸微笑的模样,一定会觉的他是个温文儒雅的中年人,然而作为一个在谢安身边,亲眼看着他病死的人,谢知味却很清楚自己这个父亲——简直比野兽还要凉薄,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是这话放在谢安身上,却是不怎么实用的。

      “嗯,明年就高三了。”谢知味的眼神带上了一点小小的期盼:“爸,你尝尝妈给你特意做的菜……”

      “好。”谢安夹了一筷子豆腐,尝了尝后点点头:“你妈手艺越来越好了,唉,还是你口福好,能天天吃到你妈做的菜。”

      天天?谢知味听到这话只想冷笑,不过他脸上还是一副期盼的模样:“爸,我大学想考南大,您看怎么样?”

      “南大?”谢安一听,沉默了片刻后才道:“怎么想考南大呢?”

      “南大的医学是全国最好的。”谢知味一边说,一边仔细的观察着谢安的反应:“我以后就想学医。”

      “……”然而谢安并未答话,只是又夹了一筷子的菜。

      看了谢安的反应,谢知味的心渐渐沉了下去——他隐约感觉到,到谢家这件事,似乎也不能像上辈子那么顺利了。

      “颗颗啊,国内医疗水平有限,就算是南大也就那样子。”谢安说的淡然:“如果你想学医的话,可以高三毕业后就准备出国……”

      “……可是爸,我想大学后毕业再考USMLE。”谢知味故作为难:“高三就出国的话,学校不好找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看起来谢安完全没有一点想要让谢知味去读南大的想法了:“这点事情,爸爸还是没问题的。”

      “好吧,那爸爸我再想想。”谢知味捏紧了手中的筷子,却还是笑眯眯的:“爸,你快尝尝妈做的这道松鼠鱼,平时我想吃还吃不到呢。”

      谢安不想让谢知味读南大的原因,谢知味非常的清楚——因为谢家势力最大的地方就是在南师所在的B城,而谢蛟的母校,也是南大。

      “你们爷两在聊什么呢?”端着一碗鸡汤,林茹云从厨房走了出来。

      “我在问颗颗以后想干什么。”谢安伸手摸了摸谢知味的头:“一转眼就这么大了,我也老了,唉,岁月不饶人啊。”

      “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你还老呢。”林茹云调笑道:“你这模样走出去指不定还得被当成颗颗他哥。”

      “哈哈哈哈。”谢安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到最后谢知味也没再提关于大学上哪里的事,谢安吃了饭后便离开了,并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

      “你跟谢安什么了?”林茹云对于谢安情绪的把握已经可以说得上是登峰造极了,她在谢安走后眉头一皱:“他怎么不高兴?”

      “我说我上大学想上南大。”谢知味抬了抬眼皮。

      “你?上南大?”林茹云眉头皱的更紧了:“你以前怎么没和我说过?”

      “你问过?”谢知味嗤笑一声,端起碗走到了厨房里。

      “颗颗,我跟你说,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林茹云冷冷道:“但是我得警告你,谢家那点破事你可别去参与,你妈我就是一平民老百姓,这辈子就图个平安,也没想过去争什么……不过就算你想争,也要看自己能不能争到。”

      谢知味差点没把手上的盘子给啐了。

      重生前的他也这么问过谢安,可是得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答案——那时的谢安犹豫了片刻,便笑着说:“只要颗颗想读,那就读吧。”

      想读,就读!和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些事情会变得如此陌生!你千万别来南大简直就是天差地别,谢知味胸口憋着一口气——

      “你自己想清楚了,大学随便你去哪,但是B城你就别想了。”林茹云的眼神,看着谢知味像在看个企图破坏她幸福的陌生人,厌恶而冷漠:“乖乖的,你爸还是能保你这辈子衣食无忧……”

      衣食无忧?谢知味低下了头——如果他一辈子求的只是个衣食无忧,又何必去承受那么多的痛苦!

      不甘心,不甘心!谢知味的眼神阴郁无比——就算没有了谢家,以他这重生二十年的记忆,也未尝不能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洗完碗,谢知味没和客厅里还在看电视林茹云打招呼,独自一人便回了房。无论未来如何,现在他的本职是个学生,如果连大学都考不上……那一切都是空谈。

      回到了房间,谢知味翻开了教科书,看上面本该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内容,只能咬着牙一点点往下看着。

      谢安的来到只是个插曲,似乎只是为谢知味那变化的未来提个醒。在谢安离去之后,谢知味的日常生活变得十分的枯燥。

      唯一的变化就是——他在年级上的排名下降的非常厉害,直接从第四名滑到了六百多名,吓的班主任给林茹云打了好几个电话。

      林茹云接了电话,嘴上和班主任保证多关心谢知味,实际上却还是几天几天的不回家——对于她来说,谢知味成绩不好完全没问题,甚至可以说,成绩变差的谢知味可以帮她省去不少麻烦。

      无论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谢知味的母亲林茹云,倒是没有任何的变化——还是自私的可怕,她从不关心谢知味想要什么,她关心的只有自己想要什么。

      从这点上来说,谢知味和林茹云倒是挺像的。

      谢知味从没指望林茹云能关心他,所以也没有什么失落的感觉。而且时间临近六月份,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学校的日子


      “谢知味,你昨天晚上看球了么?”一到教室,谢知味就被人叫住了。叫住他的人,就是坐在他身后在他重生以来第一个跟他说话的同学,名字叫罗希。

      “看了啊。”谢知味拿出了课本,准备交作业。

      “唉,真实气死我了。”罗希抱怨道:“我妈不让我看就算了,偏偏楼上在看,声音还开的那么大……害得我睡也睡不着,就光想着球了。”

      谢知味抬头了看了他一眼,毫不意外的在他脸上看到了厚厚的黑眼圈。

      “昨天晚上D国球队爆冷啊。”罗希道:“前二十分钟就被进了一个,我还以为他们要打道回家了呢……没想到居然反超了!”

      “对啊。”谢知味听到这里,脸上才露出了一个笑容。D国国家队在赛前一直不被看好,去年甚至没能小组赛出线,再加上主将同教练之间不和的传闻,赔率已经跌到了3比1,可以说是这次世界杯最不被看好的队伍之一。

      博彩公司的赔率是经过专业人士通过精密的数据分析和市场反馈得出的,按理说很少有爆冷的可能,但是体育的魅力就在于在,不到最后一分钟,谁也无法断言。

      谢知味不大喜欢看球,当年熬夜看世界杯,还是因为许之山的缘故,而这场比赛,却是记忆中最为清晰的一场了。

      赔率三比一,意味着你压一万,就可以赚到三万块,而谢知味,将他所有的零用钱和过年所得的积蓄都投了进去。

      林茹云虽然平时对谢知味不怎么关心,但吃穿用度上却没有短缺他,加上从谢知味八岁开始,谢安每年给的压岁钱都被谢知味自己存了起来,就光这一次赌球,谢知味就赚了满钵。

      十六万的三倍是四十八万,这还只是谢知味第一次出手,前几场比赛他都在观望——毕竟他也不敢确认,在许之山和谢安都改变了后,世界杯的比赛会不会也受到影响。

      在观望了几场,确认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之后,谢知味很快便出手了,结果他果然没有失望。而接下来的八强战,还有足足八场比赛,就算谢知味放弃记不清楚结果的一两场,以他现在的本钱也足以赚到上百万!

      “谢知味,你发什么呆呢。”罗希道:“你昨天那道题做出来了么,我想了好久……”

      “没有。”谢知味交了作业,就坐到了位置上,开始拿出化学笔记本看,他其他硬性思维的科目都还好,唯独被叫做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canking@live.com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 2020 电影国王Guowang.TV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

    这是一个弹窗演示,你可以后台设置关闭或修改内容,关闭后今天不在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