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怂,就是怼 by龙柒

    佚名BL腐文人气:2时间:2020-07-17 12:45:22

    【更多精彩好书尽在书包CC http://www.bookbao.cc】

      书名:不要怂,就是怼

      作者:龙柒

      文案

      曾经的四冠得主,如今惨遭连败。

      好友退役,搭档转会,安逐溪以为自己的人生不会更糟糕了,直到……他碰到了韩君竹。

      一个人不如其名的小狼狗!


      强强互宠,下克上,东山再起男神受X醋精小狼狗宠妻狂魔攻,

      王者荣耀电竞甜文,龙甜甜出品,甜过蜂糖!

      没玩过也不要紧,反正就是一群骚年诶嘿嘿嘛!


      内容标签: 年下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竞技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逐溪、韩君竹 ┃ 配角:王者荣耀 ┃ 其它:


      作品简评:

      曾经的四冠得主,如今惨遭连败。好友退役,搭档转会,安逐溪以为自己的人生不会更糟糕了,直到……他碰到了一个骚韩信。安逐溪无语地看着自己李白的尸体,发了个全体消息:“韩信,你一个打野不去切法师弄ADC,总他娘的来搞我做什么?”对面韩信送他六个字:“对,就是要切你。”要命的是,这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而那里住着他才捡回家的“小狼狗”本文作为一篇电竞文,写的是一群年轻人追逐梦想、努力拼搏的故事。安逐溪没想到自己的职业生涯还会再放异彩,而韩君竹也没想到自己多年梦想终于如愿,见到了喜欢的人,与看他荣登巅峰。

      ==================



    第1章 

      安逐溪揉揉肚子,觉得自己再不吃饭可能要升天。

      他打开冰箱看了眼,除了啤酒,一如所有。

      实在不想吃吃泡面的安神决定去一趟便利店。

      盛夏的夜不见清凉,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安逐溪白皙的额头上浮起一层薄汗,他松了松领口,略有些烦躁。好在便利店很近,出了小区,拐个弯走上二三百米就是。

      晚上十一点,街道上人很少,灯火通明的便利店像海上的灯塔,指引着迷路的游民去享受片刻的清凉。

      安逐溪平时很少运动,又十分怕热,不过走了这么一会儿就难受得厉害,眼看着便利店近在眼前,他想都没想便推门而入,却意外和来人撞了个满怀。

      安逐溪不算高,但一米七八的个子在这个城市里也算正常标准了。

      眼前的人却比他高出好大一截,安逐溪冷不丁低头一看,被那双大长腿给闪瞎双眼。

      安逐溪赶紧说道:“抱歉。”

      对方没出声,而是微微弯腰,长胳膊一伸,捡起了地上的手机。

      安逐溪一眼看到的是那只手:干净、修长、骨节分明,一看就非常灵活!

      嗯……职业病犯了,他赶紧收回视线,又问:“手机没摔坏吧?”是他撞了人家,还把他手里的手机撞掉了,如果手机摔坏,他得赔偿。

      对方终于开口,声音非常年轻,而且极其好听,他说:“没事。”

      安逐溪松了口气,微微侧身道:“你先走。”

      他以为这年轻人是要走出便利店,但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也是进去……

      安逐溪纳闷了,自己到底是怎么和他撞到一起的?

      算了算了,大概是太久没出门,脑袋都糊了。

      安逐溪也跟着进了门,他一进来便听到妹子们的倒吸气声,安逐溪神经一崩,还以为自己被认出来了,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是前头的长腿小哥长得太帅,妹子们惊为天人。

      既然和自己无关,安逐溪便老神在在地去挑食材了。

      西红柿很新鲜,鸡蛋看起来也不错……猪肉、土豆、菠菜,都挺好!

      杂七杂八买了一堆,安逐溪心情愉悦,准备结账走人,在拐角处却听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有人在看冠军杯比赛的录播。

      解说A:“安神的大招刷起来了!一个闪现强行越过张飞,收了残血的射手!”

      解说B:“炸了炸了!TSL只剩下三个全都交了技能的残血,面对一个刷出被动和大招的诸葛亮,根本无处可逃!”

      解说A:“安神连续两个二技能极限踩死达摩,一个金身躲过了关羽的一刀,接着秒开大招收了想要跑的关二爷,还剩下一个老张飞,完全跑不掉啊!”

      解说B:“团灭!TSL团灭了!”

      解说C:“安神这波天秀!真的是力挽狂澜!”

      “有什么用?”关掉手机的男孩气呼呼地说道,“秀成这样,还不是输了!”

      和他一起看重播的女孩声音特别委屈:“怎么就输了呢?”

      男孩关掉了手机,气道:“这是个团队游戏,一个人再怎么秀也赢不了的!四杀五杀又怎么样?推不掉对方水晶,那就是白费!”

      女孩道:“……秋季预选赛直接出局,冠军杯虽然被邀请了可也止步八强,只剩下安神的OG真的完了吗?”

      男孩长叹口气,说道:“希望安溪能转会,不管去CST还是YD,他都能百分百夺冠。”

      没再听他们讨论,安逐溪摇摇头走向收银台。

      OG——Our Glory,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历史上夺冠次数最多的战队,连续四年,四次冠军,春季赛是他们的王者舞台!

      可如今竟然被虐到出局,今年的KPL春季赛对于整个OG来说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曾经的荣耀是那么显赫,如今的落败才更显苍凉。

      安逐溪不想去回忆,但最后一场溃败后,队友眼中滚落的泪像岩浆一般烫在了他的心脏上。

      不甘心。

      “先生……您手机关机了。”

      收银员的声音唤回了安逐溪,他抬眼看去,发现之前的大高个正在他前面结账,他似乎是想用微信结账,但手机不给力,居然没电了。

      收银员道:“一共是三块钱,您看……”

      对方应该是没带零钱,只见英俊的眉蹙了蹙,想把矿泉水还回去。

      安逐溪上前说道:“我来吧。”他从口袋了掏出三块钱帮他结了账。

      “多谢。”他的声音是真的好听。

      安逐溪笑了下:“没事。”

      一个不值得一提的小插曲,本以为两人会就此别过,再没相见的机会。

      但显然,命运的齿轮并不打算放走他们。

      安逐溪走出便利店,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碰上了流氓小混混!

      大半夜的,几个喝多的男人晃晃悠悠,瞧见安逐溪便呲牙一笑,围上来道:“小子,给哥哥们来点买烟钱?”

      安逐溪站住不动。

      为首的一个胖子酒精上头,语气不善道:“瞪什么瞪?钱包呢!”

      安逐溪开口:“没带。”

      “手机拿出来!”

      安逐溪不想把手机给他,虽然手机不值钱,但里面的东西太多,给出去是真的麻烦。

      怎么办,一打五?

      安神赛场上三杀四杀五杀秀的毫不客气,现实中嘛……要不先给他个诸葛亮?不知火舞也行,再不行高渐离也是可以的……

      胖子火了,伸手拽住他衣领:“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安逐溪:“……”

      “……这小子长得可真好看,别是个小明星吧……哎哟!”

      胖子一声惨叫,松开了拽住安逐溪的手,他火冒三丈道:“谁他妈踹我!”

      他刚一回头,一记勾拳冲着他下巴直袭而来,胖子躲都没处躲,生生挨了一下,牙都崩掉两颗。

      安逐溪愣了会才看到迎面而来的年轻人……是便利店的那位长腿小哥!

      安逐溪正想来一句:兄弟快跑,二打五没胜算!

      他面前已经上演了现实版五杀!

      搞事的几个小混混虽然喝多了,但一个个人高马大,瞧着就很凶,可他们再怎么凶也没一拳凑过来的青年凶!

      打架这事安神不擅长,看还是没问题的。

      本以为脾气很好的年轻人竟然是个练家子,长腿一踹,那混混竟然飞出去足足两米!

      喝了酒的人天不怕地不怕,几个人一拥而上,想要以多欺少,可惜扑过来再多,也是送人头。

      小哥哥身手太好,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帮人给揍得屁滚尿流!

      安逐溪完全看呆,冷不丁和他一对视,瞬间被那双漆黑的眸子给震得心脏一颤。

      好凶!

      安逐溪缓了口气,好半天才冒出两个字:“谢、谢。”

      对方收回视线,周围紧绷的气氛陡然消失,他也没说什么,只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购物袋,递到他手边。

      “东西拿好。”

      安逐溪接过来,他正想再度道谢,对方已经转身离开。

      虽然这年轻人话很少,打架的时候也很吓人,但安逐溪对他印象很好。

      安逐溪转身离开,走到小区门口了又如想起什么一般折了回来。

      他快步走回之前的拐角,果不其然看到了倚墙而立的大男孩。

      他左手拎着一瓶矿泉水,右手盖在双眼上,头微微扬起,修长的脖颈沐浴在月光之下。

      这画面美好到足以让小女生们尖叫。

      安逐溪却莫名心一软,他脑中闪过那双凶巴巴的黑色眼睛,再看着现在的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狼狗。

      安逐溪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他扬声问他:“你不回家?”

      对方不出声,安逐溪走近他问道:“我就住在这个小区,上去坐坐?”

      ‘咕噜’……

      一声肚子叫让安逐溪嘴角更弯,他扬扬手里的购物袋道:“走吧,上楼我请你吃一顿。”



    第2章 

      安逐溪是会做饭的,但味道嘛……

      总比泡面强一些的!

      他焖了米饭,炒了盘西红柿炒鸡蛋,又烧了个菠菜丸子汤,把它们全都摆上桌,瞧着还挺像回事。

      两人上楼的时候已经互通姓名,小狼狗……啊呸,长腿小哥姓韩,叫韩君竹。

      听到这名字,安逐溪脑袋闪过的是——君子如玉,人淡如竹。

      嗯,只能说他父母对他抱有的期待是很棒棒的。

      安逐溪招呼道:“来吃饭吧,手艺一般,凑合填填肚子。”

      韩君竹坐在他对面,拿起筷子道:“谢谢。”

      还挺有礼貌的,安逐溪给他盛了碗汤道:“吃吧,今晚没有你,我的手机可就保不住了。”

      两人都饿了,虽然菜里要么盐多点儿要么油多点,毛病不少,可都吃得挺多。

      安逐溪在给韩君竹盛了四碗饭后震惊了:“还要吗?”

      韩君竹看向他:“还有吗?”

      安逐溪顿了顿:“……有。”

      韩君竹:“有劳了。”

      安逐溪换了个大碗,把锅里剩下的米饭全盛了出来,他的意思是:直接摆饭桌上,想吃自己盛就好。

      韩君竹却直接接过大碗,全包了!

      安神:“……”他怕不是捡回来一个饕餮吧!

      吃饱喝足,安逐溪问他:“你多大?”

      韩君竹道:“马上十九。”

      难怪,十八少年猛如虎,想当年他……好像也吃得不少!

      安逐溪又问他:“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家?”

      韩君竹没出声。

      安逐溪道:“马上就开学了,不用准备上学吗?”

      韩君竹说:“毕业了。”

      安逐溪心里明白了,八成是高考落榜,不打算去念大学了。

      这也是伤心事,他打算错开这个话题。

      “那个……你父母……”

      韩君竹道:“他们都不在……”国内。

      安逐溪倒吸口气,瞬间住嘴。

      韩君竹低着头,这么个帅气的大男孩在晕黄的灯光下瞧着竟有些可怜巴巴。

      韩君竹还挺懂事地说道:“我帮你收拾碗筷吧。”

      安逐溪连忙道:“不用!我自己来,你……你……”他赶紧道,“你去洗个澡,不嫌弃的话,今晚在这睡下吧。”

      可怜的孩子,父母不在了(大雾),高考失利了(弥天大雾),他无家可归的四处游荡,连个容身之所都没有。

      安神脑补了好大一出戏,瞧着这孩子穿得挺好,之前的家境应该不错,可惜陡生变故,流落街头,也是惹人唏嘘。

      他一个外人也不好问太多,能做的也只是让他有个睡的地方。

      这边安逐溪脑洞大开,那边韩君竹去了浴室。

      他的确想洗个澡,折腾一天,很不舒服。

      浴室里竟然还有个手机充电线,韩君竹随手插上,给手机充了会儿电。

      他洗完澡,手机也能开机了。

      刚开机,一个电话便打了过来。

      他屏蔽了大多数人,可真没屏蔽这位小表哥。

      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着急:“老表,你去哪儿了?有事说事,别离家出走啊!”

      韩君竹道:“我和他没什么好说的。”

      夜表哥苦口婆心道:“舅舅脾气暴,你……”

      “他不是脾气暴,他是喜欢支配别人。”韩君竹和夜琛关系不错,有些话也就和他说说了,“十八岁之前我未成年,他让我干什么我便干什么,但现在我该做的都做了。”

      这话是真没毛病,十八岁,别人刚上大学的年纪,他已经拿到了双学位,还是那所牛炸天的高校。

      夜琛小声道:“可你还年轻,自己在外面我们不放心。”

      韩君竹问他:“你不放心?”

      夜琛顿了下,接着他结束了公事公办的语气,原形毕露道:“放心!趁着年轻赶紧出去浪,有事找我,车房钱,随便拿!”

      韩君竹道:“不用了。”

      夜琛又问他:“你住哪儿啊?”他非常了解舅舅的手段,说断就断,毫不留情,连一百块钱都不会给表弟留下。

      韩君竹声音轻快了些:“遇到了一直想见的人。”

      夜琛:“谁呀?”

      韩君竹说:“等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夜琛的关注点开始偏移:“那你这会儿方便不?开局黑?带我飞?”

      韩君竹:“不方便、不黑、不飞。”

      夜琛瘪瘪嘴:“再见!”小屁孩,嘚瑟什么?我家阿景也王者段位了好嘛!

      韩君竹挂了电话走出浴室,他的衣服肯定是没法再穿了,所以只在腰间围了根浴巾。

      他一出来,安逐溪也出来了,两人对视,安逐溪呆了呆。

      韩君竹不出声。

      安逐溪很坦然地夸道:“你身材挺不错。”他这个年纪的时候……好吧,他现在也是只有一块腹肌。

      他赶紧把手里的T恤和短裤给他:“可能会有些小,凑合下吧。”说完他又补充道,“虽然不是新的,但我洗得很干净。”

      韩君竹道了声谢接过衣服。

      深蓝色T恤上有阳光的味道,布料也很柔软,握在手里像碰到了云朵。

      韩君竹直接套头穿上T恤,安逐溪笑道:“虽然小了,但……还挺性感!”

      韩君竹黑眸看向他,安逐溪竟然在自己的小腹上戳了戳,很懊恼地说道:“……想当年我也挺结实的。”可惜电子竞技毁身材,要么成瘦子要么成胖子……哎,一言难尽。

      韩君竹道:“你现在也挺好的。”

      安逐溪说:“太瘦了。”

      韩君竹薄唇动了下,却没再说什么。

      安逐溪道:“不早了,快去休息吧。”

      两人各自回屋,韩君竹如何不提,安逐溪却是睡不着的。

      才十二点,哪里是睡觉的时间?

      他看看天花板,数了半天格子,还是毫无睡意。

      他拿出手机,东滑西滑,好几次都碰到了王者荣耀的图标,可又错了过去。

      想玩,又不敢碰。

      这真的很难受,一个游戏玩了八年,早就成了习惯。

      如同呼吸一样,将空气全部抽空,人要如何适应?

      安逐溪犹豫了整整十分钟,还是登陆了游戏。

      他开的是自己的小号,好友不多,但几个常玩的都知道,估计死忠粉也知道,毕竟用小号开过直播。

      他刚进去,便有人邀请他排位。

      安逐溪看了下名字——来自星星的神。

      这名字还可以更骚点嘛?谢星垂。

      他接受邀请,两人开始匹配,王者段位百星以上想要匹配到对手是个费时间的活儿,运气不好能排半小时。

      这也深刻诠释了什么叫高手寂寞、独孤求败。

      谢星垂开了语音,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安神,来YD不?”他是YD战队的队长,也是目前的实际控股人。

      安逐溪:“去你那坐冷板凳?”

      谢星垂道:“你来了当然是首发。”联盟最强中单没有之一的男人,怎么能坐冷板凳?

      安逐溪呵呵哒:“你要抛弃你家阿肥了?”

      肥哥是YD的中单,也是秀到飞起的明星选手。

      谢星垂为难了一下:“要不你俩猜拳,谁赢了谁上场?”

      安逐溪:“……”

      谢星垂倒是正经了一下:“从对手的角度来说,我希望你别转会,但咱们是朋友,所以你还是好好考虑下吧。”

      他这话说得倒是直白。

      在王者荣耀职业赛场上,每年有三个重要赛事,分别是上半年的KPL春季赛、暑假的冠军杯以及下半年的KPL秋季赛。

      为了整个赛事的平衡,联盟规定每年有两次转会期:一次是冠军杯结束后,一次是秋季赛结束后。

      在转会期所有选手都可以重新挑选战队,开始新的征程。但错过转会期就不得再度转会,只能等下一次转会期到来。

      安逐溪所在的战队OG已经从秋季赛预选赛出局,无缘联赛战场,也就别提冠军了。

      他不转会的话,整个下半年都没有比赛。安逐溪已经22岁,这年纪对于电竞选手来说,真的算是老前辈了。

      错过一年,他还能重回战场吗?

      现在冠军杯刚刚结束,正是新一轮转会期,向他抛出橄榄枝的战队很多,基本上联赛的十二支战队都向他发出了邀请。

      正如谢星垂说的,如果作为对手,他不管去了哪个战队,对其他战队来说都是噩耗。

      安神在联赛的影响力,至今无人能及。

      不管去了哪个队伍,他都有希望在秋季赛夺冠,可是……

      安逐溪抬头,看看墙上的队徽。

      Our Glory——我们的荣耀。

      他不想它的光辉在他手中陨落。

      今晚运气不错,他俩只等了五六分钟便匹配到对手。

      选英雄的时候,因为他在最后一位,所以他补位选了个辅助鬼谷子。

      谢星垂道:“不要和我来下路!”他玩得是射手,一般情况下辅助都跟着射手。

      这游戏可以粗略划分为五个职业:战士、刺客、法师、射手、辅助。

      进入游戏后便是兵分三路的固定地图,走上面那条路的是上单,一般是战士;走中路的是中单,一般是法师;下路正常情况下是两个人,射手和辅助一起猥琐发育,看情况浪;而剩下一个是打野,专门到处晃悠,趁机搞事的刺客。

      谢星垂选了个射手,按理说安逐溪该跟着他,但他不,为什么?

      因为安神的辅助菜得抠脚,习惯性抢经济就算了还他妈抢人头!

      一个辅助结束后全场最高经济还杀了九个人,这只能送他六个字:安神强,一边去。

      谢星垂道:“如果说宋意的辅助是满分,那你就是……”

      安逐溪:“十分?”

      谢星垂呵呵道:“零点一,不能更多,这还是看在咱们认识多年的情分上。”

      安逐溪觉得,这情分差不多可以断了。

      谢星垂不要他,他只好在河道里晃悠着开开视野。

      没想到他们家韩信还挺溜,去反了敌方的蓝爸爸(一个野怪),还和地方的刺客干上了。

      安逐溪去支援他,走近了他才留意到这韩信的名字挺有趣。

      韩君逐。

      韩君竹。

      只差了一个字。

      作者有话要说:  看有妹子说不懂比赛规则,我会在文里稍微提一些哒。

      其实不用纠结于王者荣耀,就当看网游文嘛,重点是一起奋斗一起热血一起拿下冠军(好吧,其实重点是一起谈恋爱)!

      而且文中也架空了背景,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只举办了两年,我给它设定成八年啦!么么啾!

      文中出现的谢星垂是隔壁文的男主,这篇文的男配,哈哈哈。

      两篇文的时间线目前基本同步,彼此都认识,但所属战队不同,经历也不同。

      这次对我来说是个新的挑战,虽然你们想看《不谈恋爱就去死》的兄弟文,但我还是选择了开这篇,想尝试更多不同的东西,这样才能成长得更好,更让你们喜欢23333



    第3章 

      当然安逐溪并未想太多。

      设想一下,捡到一个小哥哥,刚好玩王者,还是荣耀王者并且随机匹配到一个队伍里的几率有多大?

      好像也不算太小,总比彗星撞地球大得多。

      安逐溪还是没当回事,他去支援韩君逐,眼看对面兰陵王(英雄属性:打野刺客)马上要死了,他习惯性补了一刀。

      系统立马公布:first blood(第一滴血)。

      谢星垂:“辅助拿一血,呵呵,零点一分都不想给你了。”

      安逐溪连忙在队伍频道里说道:“抱歉啊。”他是对韩君逐说的。

      第一滴血有金币奖励,如果把金币给韩君逐的刺客,他发育得会更快。

      这个游戏玩的就是经济和推塔,努力打钱,就能买到装备,买了装备就贼厉害,厉害了之后只要不浪,基本上比赛稳赢。

      辅助的职责是帮助队友和恶心敌人,所以他并不需要太高的经济,应该把经济让给能够杀人放火的队友们。比如队伍里的法师、射手以及核心型打野。

      像安逐溪这种上来就抢人头的辅助是要被骂死的。

      本以为韩君逐会生气,结果队伍频道冒出两个字:“没事。”

      这么大度,安逐溪很感动,于是他决定离他远一些,不祸害他了。

      可他刚走远,频道里也又出现三个字:“跟着我。”

      安逐溪:“?”

      韩君逐又打了一行字:“鬼谷子,跟着我。”

      安逐溪万万没想到这个被自己抢了人头分了经济的韩信不仅不嫌弃他还要他跟着他。

      跟着就跟着,辅助跟着打野,没毛病!

      安逐溪用一技能加速窜到韩君逐身边,韩君逐已经再度杀进敌方野区,冲着在打小野怪的敌方射手一通挑飞挥砍狂怼。

      安逐溪用二技能控制住射手,韩君逐输出更加方便,几下就把对方给揍得只剩一层血皮。

      接着他停手了,停了最多不过零点一秒,是非常短暂的时间,但这么个停顿对于职业选手来说真的太长了。

      安逐溪拼命告诉自己不要补刀不要抢人头,可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这时候不补刀,对方跑了怎么办!

      piu地一声,鬼谷子一个平A(普通攻击)收了敌方射手的人头。

      安逐溪:“……”真不是故意的。

      谢星垂:“下局你再玩辅助,等我和你真人PK吧。”

      安神冤,特别冤。

      韩君逐又打了一行字:“过来。”

      安逐溪:“还来?”

      韩君逐打字道:“我们配合得不好吗?”

      安逐溪沉默了半天说出一个字:“……好。”好个鬼啊!

      整整一局,安逐溪的鬼谷子基本是和韩君逐的韩信绑在一起了,两人隐身偷袭,一偷一个准,把敌方C位(射手或者法师)弄得半死不活后,韩君逐总会停顿那么一点点时间,一点正常人察觉不到,但对安逐溪来说是必须抓准的时机。

      推掉敌方水晶后,安逐溪这个辅助的战绩闪瞎人眼。

      6-1-1

      杀了六个人,死亡一次,助攻一次。

      要知道高端局本身击杀数就少,一场战斗结束能有十几个总击杀就很不错了,安逐溪一个辅助竟然拿了六个人头。

      安神强?啊呸,这辅助说出去要被人骂成狗!

      没错,就是那条人头狗!

      退出结算界面,重新开始匹配后,安逐溪对谢星垂说:“我真不是故意抢人头,是上局的韩信故意让我。”

      谢星垂不信:“他凭什么让你?”

      安逐溪也纳闷。

      谢星垂又补了一句:“你又不是他媳妇。”

      安逐溪:“……”

      不过刚才的韩信的确是给安逐溪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虽然是路人局,但毕竟是王者段位百星以上,能够打到这里的玩家操作和意识都是很到位的,不至于被一个脆皮韩信给虐到这个程度。

      但那韩信是真的秀,预判极准,躲伤害和躲控制的本事堪称一流,对于伤害的计算也精准的可怕,那停顿的零点一秒……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韩君逐这人头让的是非常高端。

      异身而处,安逐溪发现自己做不到。

      当然他不擅长玩刺客,可放眼整个联赛,能做到这个程度的刺客他只能想到一个人。

      OG的前打野,他的老搭档——染轻。

      韩君逐。

      染轻。

      不可能是他,染轻从不会选择韩信。

      第三局意外匹配到了熟人,也是KPL的名人,一个是CST的辅助宋意,一个是KPL官方解说陶桃。

      前半段还行,后半段谢星垂被宋意的一句“哥哥你开心吗?”给刺激得直接掉线。

      其实很单纯的一件事,谢星垂选得英雄是百里守约,宋意选得英雄是百里玄策,这俩角色在游戏里是兄弟设定,宋意这声哥哥叫的是百里守约,但显然谢星垂自我带入了。

      一分钟后,谢星垂用座机给安逐溪打电话:“我手机摔坏,进不去游戏了。”

      安逐溪:“……至于吗?”

      谢星垂道:“至于,帮我截屏,我要打印出来裱起来挂墙上。”

      安神能咋地,只能给他六个点,顺便真截了屏……

      谢星垂下线,安逐溪放下手机起身出去倒了杯水,巧的是隔壁的韩君竹也出来了。

      安逐溪问他:“还没睡?”

      韩君竹说:“你呢?”

      安逐溪道:“我习惯了。”

      韩君竹说:“晚睡对身体不好。”

      安逐溪笑了下,又问他:“要水吗?”

      韩君竹拿过杯子:“谢谢。”

      安逐溪愣了下说:“我重新给你找个杯子,这个我用过了……”

      他话没说完,韩君竹已经仰头喝下。

      安逐溪:“……”

      好像也没事,都是男人,讲究什么,在基地的时候,还不是同吃同睡。

      韩君竹看向他:“怎么了?”

      安逐溪道:“没事,早些休息。”

      嘴上这么说着,回到屋里安逐溪又拿起手机。

      再玩一会儿吧。

      他单排进游戏,匹配的时间挺长,在屋里怪无聊,他又悄悄晃悠出去,给自己削了苹果。

      一个苹果刚吃完,已经进入到游戏里。

      安逐溪也不急着回屋了,索性窝在沙发里玩了起来。

      这次他又选了个李白打野,登入游戏时意外发现对面的王昭君和自己穿着情侣皮肤。

      虽然历史上李白和王昭君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但游戏里官方给他们做了一套凤凰的皮肤,一个凤一个凰,浪漫得很。

      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都是很平常的事,让安逐溪真正在意的是他竟然又遇到了韩君逐,他玩得还是韩信。

      不过两人这次不是队友,而是站在了对立面上。

      安逐溪对他印象很不错,进入游戏后,在公共聊天频道里发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canking@live.com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 2020 电影国王Guowang.TV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

    这是一个弹窗演示,你可以后台设置关闭或修改内容,关闭后今天不在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