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面的男神看过来by反萌君

    佚名BL腐文人气:1时间:2020-07-17 13:39:04

    对面的男神看过来  作者:反萌君

    简介:

      因为文名遭遇河蟹,特此再次改名为《对面的男神看过来》。原名《学长你别这样》又名《我家男神是痴汉》《卧槽,你也暗恋我》被痴汉尾随,王泽生决定寻求暗恋多年的学长余时航帮助,相处之中,两人的感情渐渐升温,直到有一天,他不小心看到了学长的一本日记……

      公式:学长=痴汉,他暗恋学长=他暗恋痴汉……卧槽,计算到的结果太过于丧心病狂!

      食用须知:

      1.作者主受专业户,王泽生(原名王柏)为受2.双向暗恋大甜文,走欢脱风

      3.CP为外表暖男内心阴暗痴汉攻X外表高冷内心少女受,不喜慎入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甜文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泽生 ┃ 配角:余时航 ┃ 其它:甜文,反差萌


        晋江银牌推荐:被痴汉尾随,王泽生决定寻求暗恋多年的学长余时航帮助。两人感情迅速升温走到了一起。一天王泽生意外发现的一本日记,从而得知温柔的学长和可怕的痴汉竟是同一个人!然而多年前被领养的哥哥突然回国,学长的前女友也来势汹汹,所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段鸡飞狗跳的恋爱史就此展开。双向暗恋并不是鲜有题材,而本文中巧妙的将尾随主角的痴汉和自己暗恋的学长变成同一个人,巧合而狗血,故事就变得有趣起来。本文萌点凸出,剧情流畅,其中意外出现的学长日记既痴情又流氓(大雾)十足,和现实中男神样强烈的反差萌,更是全文不可缺少的一大亮点。

      

      

      ☆、 第1章 暗恋

      

      万里无云,日光和煦。

      王泽生撑着下颚坐在窗旁的角落里,静静地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表情寡淡。

      这是一家普通的甜品店,不是很热闹却有种恬静的情调,王泽生已经习惯了每天下课结束都到这边来坐坐,似乎只是闻着空气中弥漫的香甜气味都能使他放松许多。

      只是今天,这种令他难得保持的轻松感却在三分钟前被轻易打破。

      那个人……还要盯着他多久?

      王泽生皱起眉头,尽力地想要忽视身后那道火辣辣的视线却依旧感觉如芒刺背。

      一次是错觉二次是偶然,直到第三次的出现,就算再迟钝他也开始意识到这一切可能不单单只是巧合,身后的那道视线赤`裸且不加任何掩饰,就像是一台扫描机,每一寸的注视几乎都想要钻进他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里,让他感到莫名的毛骨悚然。

      “先生,这是您点的草莓布丁……”

      随着三角瓷盘放置在方桌上清脆的声响,王泽生的思绪被打断了,他不动声色地将视线落在了眼前两块精致的甜点上面,用力抿了抿唇角。

      简单地向服务员点头示意,王泽生就着手上的动作切下盘中布丁的一块角,由于身后的视线而抿紧的薄唇使得他从侧面看上去整张脸庞的线条都略显紧绷。

      良好的家教深根固蒂,他的吃相很斯文,总是微微扬起的下巴,冷清的面庞上那双狭长的眸子宛若一泓毫无波澜的潭水,举手投足之间都像是一位优雅的绅士。

      然而,与外表展现出的淡然模样截然不同的是,此刻的他心里却泛滥着一波又一波的粉红色泡泡。

      真的是……好吃到爆!!!

      王泽生的眉宇之间的褶皱渐渐舒展开来,心里却正在满地打滚。

      果然,还是吃到嘴里的甜食最治愈了啊!

      似乎是遗忘了身后那道灼灼视线,王泽生的面部表情放松了很多,手上的动作也有些轻快起来。

      “老板,看天气好像快要下雨了,我把外面的椅子收进来吧!”

      离着王泽生不远处的收银台,一个带着边框眼镜的青年招呼匆匆着推开店门口,带动了风铃发出清脆的“叮铃”声。

      王泽生下意识地抬起去看外面的天空,果然看见了一片片压低的乌云在暗流涌动,就像是被打翻了的墨水瓶,渐渐侵染了半片天空。

      手上的动作迟缓了下来,王泽生看着外面逐渐阴沉的天气,皱起了眉毛。

      ……不是说好一整天都是大晴天吗?!

      几道闪电划空而过,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响雷,细雨就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不一会儿,透亮的玻璃就已经被雨水冲刷得模糊不清,王泽生拧着眉头在位置上踌躇半响最终还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看现在这雨势要等放晴似乎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不如趁现在雨还算小……就这么跑回去吧?如果因为等待放晴而错过了回家的公交车……

      王泽生这么思索着,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却发觉身后的几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跑了?

      王泽生闪了闪眼睛,随后又有些了然。

      外面都下雨了,不见了踪影也是理所当然,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个跟踪狂,也不见得要跟他一样傻乎乎地淋雨回家吧?

      王泽生单手指揉了揉一侧太阳穴,走到收银台准备结账,找零之余却不料听到一个磁性而有些熟悉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泽生……学弟?”

      放回钱包的手顿了顿,王泽生的颈部略微僵硬地转过头去,意料之中地撞进了一双眼含淡淡笑意的眸子里。

      似乎是匆匆躲雨的缘故,他的肩膀上和衣服上的好几处都已经被淋湿了,湿透的部分紧贴着他的身体勾勒出了他流畅而挺拔的线条;他的唇角微微翘着,划出一个很好看的弧度,深褐色的头发因为雨水而显得有些湿漉漉的,却使得他俊美的五官更加立体起来。

      竟然……是余时航学长!!

      王泽生一时有些恍惚,平静冷淡的外表下心跳却像是要跳出胸膛般不受控制。

      “你这么在这儿?”对方收起手中的雨伞,拍了拍手臂上的水渍,唇角的笑容很淡却足以让王泽生紧张得浑身僵硬。

      “……吃甜点。”

      王泽生听见自己这么说,冷清的声音很轻甚至没有太大的起伏,心里的小人却在抓狂挠墙。

      王泽生,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对面的人可是学长啊学长,这么冷淡的口气是怎么回事啊!

      “这样啊,”对方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我也恰好打算过来买杯咖啡,谁知道半路下起了雨,不过还好带了伞才没有被彻底淋透。”

      他是笑着说的,轻松的语气有些懊恼,王泽生却爱死了他这个语气和调调。

      “……恩。”

      王泽生挖空了心思想要把气氛炒的热络些,憋了半响却只是吐出了这么一个干巴巴的字眼。

      ……他发誓,他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恼怒过自己的不善言辞和笨拙表达。

      好在对方并没有在意,只是笑笑,随手将雨伞插放在门口角落的伞架上,低头时密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站在王泽生的这个角度看过去,他侧脸的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和,足以让一大批女孩子花痴尖叫,却也紧紧地吸引住了王泽生的视线,让他不能转移,也不想转移。

      王泽生暗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一点他比谁都要清楚。

      但正是因为暗恋,才说不出口。

      似乎是不经意地抬头,对面男人的眼睛恰好地撞上了王泽生直直的视线,略微愣了一下随即轻轻挑起唇角,笑容温和:“怎么了?”

      “……”

      王泽生不语,只是淡定扫了他一眼,将视线转向窗外,抿紧了嘴唇看起来若无其事。

      卧槽,竟然偷看被发现了……

      “恩?”对方的语气略微有些疑惑,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顿了顿继而开口,“你没带伞吗?”

      王泽生愣了一下,闷闷地“恩”了一声。

      “我送你回……”

      “不用。”

      余学长明明是来买热咖啡的,到头来却让他在这样的下雨天送自己回学校,这怎么样让他过意的去,更何况,对方还是自己一直钦慕已久的对象……

      或许是王泽生一口回绝的速度太快,对方的表情似乎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很快又像是若无其事般勾起淡淡的笑容。

      “你不是没带伞吗?不用觉得麻烦我,我只把你送到前面的公交车站就是了。”

      话落对方也没有再去看王泽生的表情,只是将伞从伞架上拿下来,迈着笔直修长的两条腿走到门口,撑开了伞,勾着唇角回头看着他。

      “走吧。”

      王泽生动了动嘴唇,突然感觉喉咙有些干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办,学长这种强势的温柔……他也好喜欢……

      烟雨蒙蒙,雨点拍打在伞面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合着两个人的呼吸声就像是一曲协奏曲,王泽生有些紧张地跟在余时航的旁边,紧紧抿着嘴唇不说话,表情虽然淡定实际上手心里已经是满满的一层热汗。

      “跟学弟你……平时好像接触得不是很多啊。”

      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或许是两个人距离靠的过近的缘故,王泽生能感觉到对方的热气吹在他的头发上,酥酥麻麻的,让他心脏砰砰直跳。

      “……恩。”

      或许王泽生的外表情绪永远与内心的表达不合拍,抿着嘴唇只是吐出一个字几乎冷得掉渣。

      实际上,平常两个人见面的次数的确很少,整个学期下来除了开学典礼,或是几节体育课在操场上撞到过以外,其他的机会屈指可数,甚至可以说两个人的关系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前后辈关系,只是互相直到对方的存在而在平常中却根本没有任何的交流。

      王泽生甚至都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为了什么而喜欢上余时航,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无意识地掉入这段感情的死角。

      所以说,感情这东西,就像是心跳,不是能由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

      王泽生的喜欢就是这么莫名其妙,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大学里的初恋为什么是个男人,还是该死的暗恋。

      或许正是因为暗恋,又是两个男人,所以直到如今他都不敢戳破这层纸,也不敢太过于靠近对方,唯怕自己有一天会做出让两人都后悔一辈子的丢脸事。

      “过来一些,”余时航皱了皱眉,突然伸手钳住了他的外侧肩膀,往自己怀里靠了靠,“别让雨淋到了。”

      王泽生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所弄得有些懵,微微愣了一下便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

      余学长的手指很修长,指节分明,是一双很适合画画和弹钢琴的手,只是此时的王泽生却觉得这双手仿佛是滚烫的赤铁,快要将他的肩膀灼伤了。

      噗通,噗通,噗通。

      王柏甚至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身体不禁有些绷直,脑海情不自禁刷过几个丢脸的大字——

      学长搂我了,学长搂我了,学长搂我了。

      王泽生紧绷着一张脸且皱着眉头,实际上紧张地连路都差点不会走了。

      “抱歉,伞有点小,这样可能会有点难受。”似乎是察觉到了王泽生的表情,对方钳住他肩膀的手掌松了一些,磁性的嗓音带着一点歉意,“一会儿到车站就好了,忍一下。”

      王泽生抿着嘴唇,清晰地听见了对方胸膛里声音所传出来的震动,他下意识地抬头去看他的脸,对方的视线却是直直地望着前面,皱着眉头,唇角没有了以往习惯勾起的笑意。

      王泽生心里说不出是失落还是别的什么,没有开口说话,两人就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雨还在一直下,落在脚边的地上溅起一朵朵好看的水花。朦胧之中已经可以隐约看清前面的车站牌,或许是时机凑巧,两人刚刚站在遮雨棚下,远远就看见了一辆公交车缓缓往这边驶来,正好是直达回家的268路公交车。

      “王泽生。”

      公交车门开的时候,王泽生刚刚踩上台阶却被身后的人叫住了名字,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见余学长站在他身后,身材笔直,他把撑开的雨伞拿得很低,挡住了脑袋,让人无法看见他脸上的表情。

      “……”

      “喂,上不上车了啊!”

      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王泽生抿紧嘴唇,皱起了眉头,视线落在对方紧抓着伞柄的手指上。

      “余……”

      “没事,”对方唐突地打断他的话,将雨伞抬高了一些,露出的那张俊美的脸,嘴角的笑容温和而又自若,“我只是想说……路上小心一些。”

      王泽生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了一声谢谢,刚刚转过身,车门便毫不留情地“啪嗒——”一声关上了。

      公交车缓缓向前驶去,余时航看着那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远,紧紧皱起眉头,终于在看不到车身的时候,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向了车站的广告牌,呢喃的声音渐渐消失在雨声里。

      “泽生……”

      作者有话要说:  #痴汉日记#

      2014年3月1日  雨

      他吃蛋糕的样子很可爱,嘴唇沾着奶油的样子好想让我吻个够。

      ……

      中途下雨了,为他而特地回家拿了雨伞……只是对于我的接触他好像还是很抗拒的样子……果然,是我太心急了吗?

      

      ☆、 第2章  倒霉

      

      王泽生今天的心情意外的不错,就连平时冷硬的面部线条也略微柔和了下来,然而这一切都源自于他今天从一件旧皮夹里翻到了一张以前遗留下来的超市代金劵。

      上面的地址是离家不远的广场上,坐公交车几站就能到,最重要的是日期没有过期。

      一张没有过期的超市代金劵=可以买平时买不起的东西=省下一大笔钱,这对于王泽生来说,可能比捡到一张中了500块的彩票还要幸运。

      他记得他眼馋那家超市里那种价钱昂贵的进口甜食已经很久了,这次……嘿嘿。

      攥紧了手中的代金劵,王泽生心里已经悄悄偷笑起来。

      “妈,我出门了。”王泽生紧绷着脸,动作麻利在玄关地系着鞋带,冷清寡淡的表情丝毫看不出他内心是在愉悦地哼着小调。

      虽是到了初春,但早晨的气温有时候还是有些偏低,这个周末又一直是阴冷天气,走在路上就算是不大的风刮在脸上还是会让人冻得直哆嗦。

      王泽生站在车站台,裹紧了自己的马甲外套,抿了一口自己从家里顺带出来温热的罐装牛奶,高挑修长的身材在等车的人群里很是出众。

      实际上王泽生的长相并不差,反倒是有几分惹人脸红的英挺俊俏,一米七八的身高虽算不上高大但也摆脱了低等残疾,只是那张长期摆起的扑克脸却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有些冷漠,在加上总是习惯性微微扬起的下巴,倒是旁人觉得有几分难以靠近。

      等待公交的时间并没有很久,王泽生刚刚将空罐牛奶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时,司机已经在车站台边打开了前后车门。

      等这辆车的人也不多,王泽生排着队陆陆续续上车,刚掏出两枚硬币投进去,就听见公交门“哗啦”一声关上了。

      回过头来匆匆扫了一眼车内,发现这班车已经没有了能坐的位置,王泽生抿紧唇角朝里面走了几步,选择站在了接近后门的位置抓住了扶手。

      站在这里,待会即使人多了也方便下车。

      王泽生这么想着,随后便开始思索自己除了买甜食还想买点什么东西为好。

      公交车停停靠靠,既有下车的人又有更多上车的人,随着车辆行驶的过站越来越多,王泽生站着的地方越来越局限,到了最后他甚至只能勉强靠着后门处的按铃杆才得以站稳。

      今天明明是周末,公交车怎么会这么挤?

      王泽生皱了皱眉,他有些讨厌与陌生人紧贴着的感觉,脚步又稍微往前面挪了一点,希望能与旁边的人隔出空间,却不料这个时候公交车来了一个急刹车,整辆公交车里的人都由于惯性而向前倾去,王泽生被这一突如其来的事故弄得措手不及,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脱开了扶手,还没来得及踩稳脚下的地板,便硬生生地撞入了一个温暖厚实的胸膛。

      “……没事吧?”

      王泽生感觉到有一只手快速地搂住了他的腰,沙哑的声音在他耳边低低地响起,温热的鼻息喷在他耳朵后,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抱歉。”王泽生脸部线条绷得更紧,他几乎像是触电般从身后那个人的怀里弹出来,勉强站直了身体,也不去看身后的人是如何表情,眼睛直直地盯着窗外。

      卧槽,刚才是怎么回事?像女孩子一样跌进别人怀里……

      毫不留情地唾弃自己一阵后,站稳的王泽生渐渐开始感觉有些不对劲。

      等等,刚才从他臀部蹭过去的那只手……不是有意的吧?

      王泽生突然觉得自己站着的姿势很别扭,他挪了挪脚步想要调整一下不料从身后突然伸出了一只手霸道地将他的腰部搂住。

      !!!!

      王泽生脑海里刷过一排惊叹号,心里几乎是惊愕地张大了嘴巴,他的身体僵直在原地,却听耳边响起一个带着笑意的低哑嗓音。

      “怎么……不在我怀里多留一会儿?”

      “……”

      王泽生抿紧嘴唇不说话,实际上大脑已经乱成了一团,一时没反应过来。

      身后的人似乎已经预料到了他的沉默,也不说话只是低低地笑了起来,车内的嘈杂将他的声音覆盖了,只有被迫紧贴着他胸膛的王泽生听得清清楚楚。

      “刚才就一直在看你了,有没有人说过你抿着嘴唇的时候……很性感?”

      王泽生终于反应了过来,冷着一张脸想挣脱的同时扭头想看身后那个人的长相,却被腰间的手禁锢住而浑身动弹不得。

      “别乱动。”

      似乎对于王泽生试图反抗感到懊恼,身后的男人轻叹一口气,冰冷的指尖像是轻飘飘的蒲公英般拂过他的颈部,让王泽生的头皮一阵酥麻。

      “你越反抗,我就越兴奋。”

      话毕,还扭了他屁股一把。

      卧槽!

      心里咒骂一句,王泽生脸色冷得掉渣,他下意识地抬眸扫了一眼四周,发觉似乎还没有人意识到这里的异常,个个表情自然神态自若,却差点让王泽生咬碎了一口牙。

      “你总是这样…好像什么事都没办法动摇你一分,”身后那个人好像是故意压低了声音,音色很压抑,就像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但是我就是迷疯了这样的你,只是单单这么抱着你,我就硬得生疼。”

      王泽生僵直着身体,实际上脑袋已经炸开了,就像是中病毒后乱成一团的乱码,一时也没注意对方话里几个奇怪的字眼。

      刻意压低的变声听不出原本的音色,挤在人群中也完全看不见对方的长相,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王泽生竟然只能任由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却在他耳边粗俗地耳语。

      “惠利广场到了,请要下车的乘客…”

      到站了!

      车内响起的到站广播让王泽生打了个激灵,看着后车门近在眼前,王泽生咬紧牙,抬高脚向后狠狠地踩了下去,意料中听到一声闷哼后不知哪来的力气挣开对方的禁锢一溜地跑下了车。

      下了车的王泽生还是心有余悸,他紧绷着脸疾步了一段路,也不敢回头,直到远远将车站台甩在了后面才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为了一张代金卷而在公交车上被一个陌生男人捏了屁股……

      王泽生抿紧嘴唇掏出口袋里的代金劵,皱起了眉头,脸色冻成冰霜,内心既恼火又哀怨。

      卧槽,算我倒霉!!

      王泽生手中那张代金劵的所属超市是最近几年才在中央广场造起来的,一共两楼,规模很大,商品一应俱全。

      一楼大多数是家用商品和生活用具,王泽生只是匆匆扫了几眼就直接推着购物车坐上了电梯,他的目标是零食大军,而那些东西都在二楼。

      虽然这家超市离家不远但毕竟也是要搭乘交通工具的,如果不是在家门楼下的那家小超市里买不到需要的东西,王泽生平常也懒得亲自跑到这边来。

      各式各样的零食琳琅满目,看得王泽生有些眼花缭乱,他紧绷着一张冷脸推着车慢慢逛着,紧皱着眉头像是满怀心事。

      一个是最新出来的萌泡泡组合,另一个是自己想买好久的珍藏版小熊饼干,该买哪一个?

      王泽生的腿在一排零食架前僵住了,视线在两样挚爱前来回徘徊,眉宇之间也越皱越紧。

      如果两个都买就买不了之前想要的那个进口甜食,可是如果不买……好舍不得!

      王泽生有些纠结,再三决定下还是伸手将其中一样丢进了购物车里,不再多看一眼零食架就匆匆推车离开了这里。

      忍住,忍住,忍住!

      王泽生紧紧抿着嘴唇,笔直的双腿推着购物车直直地往前走,只是三分钟后他又绷着一张扑克脸推着车停驻在了刚才的零食架前,僵持了几分钟后……还是伸手拿起与他形象不符的粉色包装零食扔进了车子里。

      意料之中,王泽生没有抵制过诱惑,最后还是自己出钱买了所有自己想要的零食,虽然有些肉疼但是看着满满一袋子的东西也就被神奇地治愈了。

      回家的时候以免遇到来之前的骚扰事件,王泽生很理智地选择了搭坐出租车,不用几十分钟,出租车就安全地停在了他家小区门口。

      付了钱后领着一大袋零食打开车门,王泽生直径往自家的方向走去却不料半路看到了一辆搬家公司的大卡车。

      看见那辆大卡车缓缓停在他家对面的那幢居民楼下,王泽生的步伐略微缓慢了下来。

      看这样子……是要来新邻居了?

      王泽生家对面的那幢房子原先是无人居住的,传言是因为有个女孩子从头顶跳下来过,好几个房客住进去都发生了乱七八糟的事情,久而久之弄得人心惶惶,也没人愿意去住了;这次楼下停着搬家公司的车,八成是会有新的邻居。

      王泽生看着不远处穿着工作服的人员搬着家具,心里虽然一时有些新鲜但也只是多瞥了几眼就进家门了。

      男人站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那个人轻轻关上家门,抿了抿薄唇,不着痕迹地握紧了拳头。

      “余先生,这些家具要搬到几楼啊?”

      不远处传来一个粗狂的嗓门,男人随意地扫了一眼对面的楼层,勾了勾唇角,黑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磁性的嗓音带着几分慵懒。

      “请搬到5楼,谢谢。”

      作者有话要说:  #痴汉日记#

      2014年3月2日  阴

      他的屁股很有弹性,我几乎是马上就硬了,对他我永远没有自控力。

      ……

      买下了他对面的整幢居民楼,我从来没有如此庆幸自己是个富二代。

      今晚就把望远镜擦干净吧。

      

      ☆、 第3章 新邻居

      

      王泽生是被硬生生饿醒的,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迷糊了一阵子才揉着头发从被窝中坐起来,半个身子懒散地靠在床头,眯着眼睛打哈欠的时候还是觉得十分困倦。

      似乎是感觉少点什么,他伸手在枕头下面摸索几下,掏出一张学长的照片并且就顶着那么张扑克脸在上面大大地“叭嗒——”一口,心里才感觉新的一天开始了。

      塞回照片,王泽生随意瞥了一眼床头的时钟,发觉时间已经差不多快到正午了,便起身匆匆洗漱一下就打算下楼。

      刚到客厅的时候恰好王母已经做好了午饭,看见王泽生下楼了也就招呼着他上桌。

      “昨天对面搬来了新邻居,这事你知道不?”

      王泽生接过王母盛好米饭的碗,想起了昨天下午在楼下看见搬家公司的车,点了点头。

      “待会洗碗的事你先放着,替妈送点煲汤过去。”

      “……”王泽生夹菜的动作顿了一下,“煲汤?”

      “好歹也是邻居了,以后大家多少有个照应不是?”王母一个劲往他碗里夹菜,“妈待会吃完饭还要出门,你帮我送一趟。”

      王泽生动了动嘴唇,看着自己碗里越堆越高的菜,半响才闷闷“恩”了一声。

      吃完饭王泽生收拾一下就拎着保温煲打算出门了,走到玄关穿鞋的时候王母却叫住了他,丢给他一双白色袜子。

      “把你脚上那双卡通的袜子给换了,穿的正经点别吓着邻居。”

      王泽生感觉有些无辜,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穿着的那双小熊袜子,抿紧了嘴唇。

      这不是挺好看的么!

      因为是面对面,两幢居民楼距离也不是很远,王泽生没几分钟就到了对面楼底的单元口,抬头看了看楼顶就一声不吭地上了5楼,慢吞吞地走到了王母所说的那家人门前,王泽生犹豫了一下还是敲了敲门。

      “咚咚咚——”

      王泽生拎着汤在门口耐心地等了半分钟却不见丝毫的动静,不禁皱起了眉头,随即又敲了几次却还是不见有人来开门。

      没人在家么?

      王泽生眉头皱的更紧,提了提手中的保温煲,又看了一眼右手边的手表,抿了抿嘴唇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的门却“嘎吱——”一声开了。

      王泽生下意识地转过身去,却发现门还是紧闭着的,只是下面多了一张小纸条。

      “东西就放在门口吧,谢谢,但是我不方便见人,怕吓到你。”

      纸条上的字迹歪歪扭扭,王泽生好半天才认出这句话来。

      他低头看了看手上拎着的保温煲,思索半响还是依纸条所言放在了门角处,随后又敲了敲门口,声音有些生硬。

      “还请以后多多关照。”

      门内没有回应,也没有再有小纸条放出来,王泽生在门口停留了一会儿紧抿着嘴唇转身离开了。

      或许他可以跟家里人说一声,对面搬来的是一个奇怪的人,也许还可能是一个丑八怪。

      回到家的时候客厅是空无一人,王泽生也没在意什么,自顾自地上楼回房开始整理昨天买的一些零食和明天要上课的书本。

      今天是周日,王泽生明天就要回校上课。

      由于学校和自家都是在一个城市,加上两者距离也不远的缘故,即便是方便的大学生活王泽生也还是选择了走读。

      整理完东西大概用了三十分钟,收拾好背包放在床上之后,王泽生泡了一杯柠檬茶,顺手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刚登上了自己的账号QQ没一会儿,消息的提示音就“嘀嘀嘀——”地响了起来,王泽生把窗口打开,发现是一个陌生人的添加好友信息。

      他皱了皱眉,毫不犹豫地直接叉掉了聊天窗口,谁知没过半分钟右下角又再次“嘀嘀嘀——”响了起来。

      王泽生端着水杯喝了一口,打开信息却再次看见刚才那个添加好友的信息,只不过这一次下方备注信息写着的几个字却差点让他呛咳起来。

      「我是余时航~\(≧▽≦)~」

      王泽生看了看屏幕上那个名字,又看了看后面的那个颜表情符号,脑袋半响才拐过弯来,紧绷的脸色有些精彩。

      学长……来加他QQ了?!

      王泽生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放下水杯,吞了一口唾沫,也不顾去想后面那


    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请发邮件至canking@live.com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 2020 电影国王Guowang.TV

    电影

    剧集

    综艺

    动漫

    专题

    明星

    这是一个弹窗演示,你可以后台设置关闭或修改内容,关闭后今天不在显示